人间妆红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小猫咪

恋心如焚


真是糟糕的体验。

难得没有训练没有社团活动还没有学生会事务的放课后时间,本该直接回家安静地看书学习或者画一会儿画,天知道自己怎么走到校门口又拐了个弯,回过神来时双脚已经站在了这里。

——武道场门口。

一面自我吐槽着这种变态样的行径,却又情不自禁踮起脚尖通过门缝向里看。眼前有些模糊,眨了眨眼,视野复又清晰起来。

那个一头红发的家伙正在低着头缝些什么,不自觉的眯起眼睛想要看清楚。

……看颜色像是流星队下周live的演出服?

又是出自谁的请托呢?同班的流星队长?还是那个空手道部的后辈?

这么想着心情无端地低落了下来,随即意识到正是自己在DDD后为了挽回组合形象默许了他为其他组合制作舞台服装的举动。

没想到现在居然连这样的事情都开始介意了,心里甚至还产生了似有若无的名为“后悔”的情绪……

意识到有什么不对,连忙集中精神驱除了奇怪的念头,转而抬手敲了下门。

借由“下次live的时间也近了而且这段时间新开梦幻祭增加了许多学生会忙不过来不知道下次我什么时候才会有时间”这样的理由让他停下了手头的活计,转而与自己坐在一地布料针线垫子上画起了演出服设计图。有意无意忽略了自己从前几乎没有插手过组合服装设计这回事,顺带还为前不久的专辑封面服装说教了对方一通——拍摄在深秋进行这人却心血来潮给神崎设计了露出肩背的衣服,若是紫发后辈因此而感冒发烧了的话作为前辈他们根本没法向对方父母交代。

可这也没能改变的了废稿越积越多的事实。事实证明画画自己是行家可在服装方面着实还差着这家伙一大截。

坐在一地废稿上拉锯了许久的结果还是按照对方的设计来走,确定下来后也算是松了口气,前几日积压的疲倦不由自主地涌上心头。

说不清什么时候就靠在那人背后闭上了眼睛,或许仅有那短短的一刻光阴也说不准。

再度醒转时天色已然黑透,最先复苏的手指与掌心的触觉令他判断出自己正躺在练习用的大垫子上。

过了几分钟眼睛逐渐习惯了昏暗的光线。凭借一点点模糊的视力能看到眼镜和手机放在靠近头部的位置,身上盖了件东西。
镶白条的蓝色衣领告诉他这是件校服外套。

房间空旷,静得针落可闻,却听不到任何自身以外的呼吸心跳。

这么想着心里的难过突然就决了堤,下意识拉过它盖住了眼睛。

属于某人的气息一瞬间扑了满脸。

不妙。

洁净的淡淡皂感中透出一缕白檀香,是冷水的味道,却被某种外来因素打乱重排成全然相异的触感,温柔而熟稔。

会令人想靠在他怀里睡上一觉。

仅仅这样想着,身体内部就好像燃起了浅浅的火苗,灼人的温度绵延无休,像是要直烧到心里去。

难以言明的心情,不可说的欲念,哪一个先于对方出现已经记不得了。

指尖沿着过长的衣袖一寸一寸下移,攥紧了袖口的一小片布料。幻觉似的,一滴泪水滑落眼眶,贴着脸颊冰凉冰凉。

“真是,无可救药……”

评论
热度(36)

© 人间妆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