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妆红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小猫咪

站在天桥上想要往下跳的时候,看到的花会是什么颜色的呢?

【红敬】枕在蔷薇花圃(一)

之前发那段原因不明地被lof屏蔽了,小猫咪到底做错了什么.jpg

我流理解之下的妄想产物,追忆五时间线初恋甜饼,糖浆管够不甜不要钱,除了ooc和作者文笔一团糟几乎不会讲故事之外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缺点了。


这家伙是个美人。

第三次见面时,鬼龙红郎有些失神地盯着对方看,心中无端地浮现出了这个念头。无疑这样形容男人有些怪异,甚至称得上是十分失礼。

但那时阳光从书脊平直的缝隙间透过来,书架对面的人向他眨了眨眼,形状姣好的眉睫,镜片后瞳色清澈如新叶。

或许这一切都是错觉。

“你在找什么?”

意识一瞬间归位,红郎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试图掩去某些不合时宜的思绪。

 

“...

一个不看也不会被咬死吃掉的置顶

朱砂/浮舟,lof名字经常换,本体是一大只橘猫

不知道下学期能不能回去学校的大学休学党,算不上写手只是会随便搞点小甜饼,偶尔发发照片,异常随性且懒得要命,温柔可爱好说话前提是不被踩到爪子和尾巴。

目前主产ES粮,红敬is rioest宁逆不拆,二推涉英千奏阿多飒(排名不分先后),热cp一般都能吃两口,天雷空手道部cp向,对英敬英怀抱有相当程度的恶意,特定情况下会产出报社粮那种。乙女可吃红杏薰杏,然而对于全员都抱有亲妈般的疼爱。过激女友粉可省省吧小哥哥们喜欢大橘猫也不会喜欢你的。

虽然热爱穷折腾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be爱好者,在小猫咪眼中那只不过是故事许多可能发生的结局中的一种,因此对于不...

拆墙

与玻璃碎片和镜中花同一背景,半小时练笔超高校级OOC速涂,久违的郭敬明风。如果真的有人想看我就找个日子从头开始搞搞正片。


在核灾后的废墟中仅凭双手重建关于梦想与爱情的信仰。曾经他知道这很难,却不知道莲巳敬人已经在这无间地狱中苦苦挣扎了十余年。被抽去地基的高塔时至今日依旧危如累卵,仅靠着敬人纤细而强韧的神经勉强维持这岌岌可危的平衡。

毫无疑问地莲巳敬人从来都是坚强的代名词,脆弱的从来都只有鬼龙红郎。

但是……莲巳敬人,他已经快撑不下去了。

天祥院英智曾经半是嘱托半是泄愤地对他说,如果这世上还有人能撑得起敬人心中无边高墙的城堡,那这个人不是胆小鬼就是不爱他。自学生时代以来鬼龙与...

“时至今日我仍确信自己深爱着您,就像知晓自己未来必死一样肯定。”

镜中花

预警:半小时短打复健基本纯对话练习,有一丢丢红敬都在最后几句,时间约原作背景毕业后十年。

“说起来,英智你又是因为什么选择了日日树那家伙?”

“这个啊……敬人你还记得我们是在巴塞罗那订的婚吧?”

“当然记得,知道你丢下工作跑过去找他之后一个小时不到就在ins上看到了戴着戒指的手。就算早就习惯了他……你们的行事作风也差点被吓到心脏停跳啊……这未免也太乱来了。”

“那天我去看了涉的演出,谢幕后他卸了妆换了衣服半张脸裹在围巾里像个孩子一样跑向我,说这是他今天收获的最大的惊喜,想要回赠我一份不输于此的礼物。”

“我告诉他说那就给我一份不知道会不会被收下的礼物吧,毕竟不确定性如此美妙,而我的涉...

玻璃碎片

“恋爱是无法像galgame那样读档重来的。这就意味着他所创造和决心守护下去的,自认为值得珍视的一切,从这一刻起,都不再具有任何丝毫的意义。
这就是莲巳敬人十八年人生中,第一次彻头彻尾的惨败。”

“之前他从未料想过这样的的结果。年轻的剧本家写下的故事从未落空,以至于差点就忘记了这世上所有的事件中,只有很少很少的一部分会按照计划发生。
……不过话又说回来,付出情感就会得到回报,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究竟是在哪一个过程或是节点处混入的致命副产物呢?
真是……无可救药。”

“那些梦境中的场景就像阳光透过玻璃花窗那么美,在被折射出绚丽光彩的碎片反反复复刺伤无数次后,他终于懂得疼了,也彻底知道怕了。”

这...

“没理由只有我逃离这个洪流。”

一个预告

恋爱循环

单方性转预警,(并没有什么卵用的)编辑x漫画家设定,如有雷同算我抄的行了吧。

日常中的小小非日常,有人想看我就把前因后果结局什么的再搞搞。



“能在你家看场球吗?”

女孩一手扶着门框抬头看他,一付工作用粗黑框眼镜遮去大半软玉般的脸庞。随意拢在脑后的墨绿色长发湿了发尾,几根头发丝粘在了脸颊上。

红郎打量了一下她的衣着,普普通通的棉布衬衣牛仔裤,甚至没有记得加件外套。

就算现在已经是春末夏初,下着雨的夜晚气温也是不那么友好的。

察觉到他的目光,她低了低头收回右手将左边脸颊垂落下来的发丝拨到耳后,红郎这才发现她左手提着分量不轻的便利店塑料袋。

“啤酒和下酒菜,楼下便利店买...

恋心如焚


真是糟糕的体验。

难得没有训练没有社团活动还没有学生会事务的放课后时间,本该直接回家安静地看书学习或者画一会儿画,天知道自己怎么走到校门口又拐了个弯,回过神来时双脚已经站在了这里。

——武道场门口。

一面自我吐槽着这种变态样的行径,却又情不自禁踮起脚尖通过门缝向里看。眼前有些模糊,眨了眨眼,视野复又清晰起来。

那个一头红发的家伙正在低着头缝些什么,不自觉的眯起眼睛想要看清楚。

……看颜色像是流星队下周live的演出服?

又是出自谁的请托呢?同班的流星队长?还是那个空手道部的后辈?

这么想着心情无端地低落了下来,随即意识到正是自己在DDD后为了挽回组合形象默许了他为其他组合制作舞台...

© 人间妆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