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妆红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小猫咪

我现在慌得一批

前天出了小滑冰剧场版海报应该是说维克托的过去没跑了。
仔细想想……按16年动画播出那会儿满27岁算他应该是88年生……
也就是说再过几年……
连个火锅店都有原型的剧组我是不信这么大事儿能跳过去……
再联想一下第十集里他对勇利说的俄罗斯人不庆祝生日也不庆祝圣诞节……
……………………………………

我只是个小猫咪啊为啥要这么对我. jpg

“时至今日我仍确信自己深爱着您,就像知晓自己未来必死一样肯定。”

镜中花

预警:半小时短打复健基本纯对话练习,有一丢丢红敬都在最后几句,时间约原作背景毕业后十年。

“说起来,英智你又是因为什么选择了日日树那家伙?”

“这个啊……敬人你还记得我们是在巴塞罗那订的婚吧?”

“当然记得,知道你丢下工作跑过去找他之后一个小时不到就在ins上看到了戴着戒指的手。就算早就习惯了他……你们的行事作风也差点被吓到心脏停跳啊……这未免也太乱来了。”

“那天我去看了涉的演出,谢幕后他卸了妆换了衣服半张脸裹在围巾里像个孩子一样跑向我,说这是他今天收获的最大的惊喜,想要回赠我一份不输于此的礼物。”

“我告诉他说那就给我一份不知道会不会被收下的礼物吧,毕竟不确定性如此美妙,而我的涉...

“但那时阳光从书脊平直的缝隙间透过来,书架对面的人向他眨了眨眼,形状姣好的眉睫,镜片后瞳色清澈如新叶。”
“也许这一切都是错觉。”

玻璃碎片

“恋爱是无法像galgame那样读档重来的。这就意味着他所创造和决心守护下去的,自认为值得珍视的一切,从这一刻起,都不再具有任何丝毫的意义。
这就是莲巳敬人十八年人生中,第一次彻头彻尾的惨败。”

“之前他从未料想过这样的的结果。年轻的剧本家写下的故事从未落空,以至于差点就忘记了这世上所有的事件中,只有很少很少的一部分会按照计划发生。
……不过话又说回来,付出情感就会得到回报,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究竟是在哪一个过程或是节点处混入的致命副产物呢?
真是……无可救药。”

“那些梦境中的场景就像阳光透过玻璃花窗那么美,在被折射出绚丽光彩的碎片反反复复刺伤无数次后,他终于懂得疼了,也彻底知道怕了。”

这...

“没理由只有我逃离这个洪流。”

一个预告

恋爱循环

单方性转预警,(并没有什么卵用的)编辑x漫画家设定,如有雷同算我抄的行了吧。

日常中的小小非日常,有人想看我就把前因后果结局什么的再搞搞。



“能在你家看场球吗?”

女孩一手扶着门框抬头看他,一付工作用粗黑框眼镜遮去大半软玉般的脸庞。随意拢在脑后的墨绿色长发湿了发尾,几根头发丝粘在了脸颊上。

红郎打量了一下她的衣着,普普通通的棉布衬衣牛仔裤,甚至没有记得加件外套。

就算现在已经是春末夏初,下着雨的夜晚气温也是不那么友好的。

察觉到他的目光,她低了低头收回右手将左边脸颊垂落下来的发丝拨到耳后,红郎这才发现她左手提着分量不轻的便利店塑料袋。

“啤酒和下酒菜,楼下便利店买...

恋心如焚


真是糟糕的体验。

难得没有训练没有社团活动还没有学生会事务的放课后时间,本该直接回家安静地看书学习或者画一会儿画,天知道自己怎么走到校门口又拐了个弯,回过神来时双脚已经站在了这里。

——武道场门口。

一面自我吐槽着这种变态样的行径,却又情不自禁踮起脚尖通过门缝向里看。眼前有些模糊,眨了眨眼,视野复又清晰起来。

那个一头红发的家伙正在低着头缝些什么,不自觉的眯起眼睛想要看清楚。

……看颜色像是流星队下周live的演出服?

又是出自谁的请托呢?同班的流星队长?还是那个空手道部的后辈?

这么想着心情无端地低落了下来,随即意识到正是自己在DDD后为了挽回组合形象默许了他为其他组合制作舞台...

一个没啥人看狗血剧简介

hybrid child设定,虽然写完一看还不如不写呢

如果有名字大概会叫世纪末的守墓人

敬人是家老的儿子,红郎是下级武士与游女的私生子。幼年时期敬人遇险为红郎所救并无意间得知其母身为人形师的秘密,就此两人结下羁绊,情谊随时间推移而愈发深厚。红郎武艺高强却厌恶争斗,痴迷于各类人形制作并发明出据说付出爱情便能成长为理想类型的人偶hybrid child。敬人十八岁那年戊辰战争爆发,因所在的藩立场为幕府一边而腹背受敌。最终红郎战死沙场,敬人逃过一劫。战后携故人遗物——唯一一具完整的hybrid child远涉重洋。未曾想以爱为食的人偶逐渐长成了红郎的模样,敬人此时方知心头从未被觉察的恋情,然而...

他和他的猫

厨房一侧的窗户传来柔软爪垫小小的拍击玻璃声,敬人扭头看了一眼,扣上汤锅盖子关小了火,走到木窗前拉开老式插销,将不请自来的食客放了进来。

“不许接近灶台,不许上桌,不许扒冰箱,不然......”他略微纠结了一下威胁用措辞,“今天沙拉里的洋葱全都是你的。”

食客细声细气地喵了一声表示你说什么都没问题,随即锁定目标自窗台一跃而下,直奔盛着三文鱼骨的碟子。

 

说来虽然在国内的时候就算是学会了自己做饭,但真正的实际操作经验还是在到了这边以后才逐渐累积下来的东西。

 

......毕竟那个时候身为初学者的自己就是切个蘑菇都会有人在一旁盯着。那人还会时不时就会发表一些诸如“...

© 人间妆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