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一条浮舟。

【红敬】情非得已(补档)

午后日光轻落在柔软的树叶上摇摇晃晃,颤下一片日影跌在蝉背上,惊起一声虫鸣。

这不是莲巳敬人第一次出现在鬼龙红郎的梦里。

 

很久很久之前他还是他的队长,某天中午的武道场里他们为了新单的服装设计坐在一地废稿上争执了许久,最终敬人不情不愿的低了头。等到红郎察觉空气安静的不同寻常时,他早已伏在他肩头沉沉睡去。

许多年后的今天他依旧记得那时的画面:镜框在白皙的脸颊上压印出红痕,阳光的刺激令他紧闭双眼,眉心显出浅浅的皱纹来。于是他摘掉那副碍事的眼镜,调整了一下姿势,掌心轻柔地覆上眼睑,感受到光线变化敬人轻轻眨了一下眼,纤长眼睫扫过脆弱的神经末梢,那一声心跳快了半拍重了一度。

真是多碰一下都怕碎了,当时他想。

这样的心情从未留有改变的余地。

这是红郎在很久很久之后才明白的事情。

 

你身边有没有或者是否出现过这样的人?所有看上去的不美好,都是为了不让人过于轻易地去爱上他。如果有的话,恭喜,你大概已经fall in love了。

要知道,在明白这一点之前鬼龙红郎也只是有点奇怪为什么自己明明是反对学生会的立场但就是见不得别人说莲巳敬人半点不好而已。

话虽如此,挑明这一切还是被拖到了“喧哗祭”之后。后台纠缠在一起的衣带引出了慌乱的吻,喜欢了多久这种事不必再问,心跳加速的时候感受到对方相同的频率,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足以令人失去理智。

 

因为痛苦与理智总会如影随形。

 

三年时间并不足以令红郎忘掉自己曾经身处的世界,以及那个无法被任何人原谅的自己。曾经他毫无知觉地伤害身边所有人,从那时起就被剥夺了在阳光下自由行走的权力。直到他被逼无奈做出了随时会失去身边重要的人的觉悟之后。

对妹妹无条件的宠爱似乎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所幸他真正在乎的东西还不算太多,毫无疑问“红月”是其中之一。所有与之相关的记忆都少不了莲巳敬人的身影。

 

哪怕当初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与他建立这份羁绊的自己怀抱着的是多么温柔的感情。

 

——大概要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相比让那个人因为自己的缘故受到伤害的话,失去他所带来的痛苦什么的都还在忍受范围之内。令人感到绝望的是,他们之间相互的了解,正好到了令对方束手无策的地步。

换句话说,他清楚地知道想要达到某个目的的话,自己应该怎么做。

 

现实总会比设想残酷一万倍,即便是在预设了故事的结局之后。

至少,鬼龙红郎想,他再也忘不了莲巳敬人了。这么想着心里竟有些绝望的快意,就连泪水涌出了眼眶也丝毫没有被察觉。

这也许是他一生中能够做出的最懦弱也最残忍的决定,今后的几十年都会在悔恨中度过也说不准。但是那个人呢?他明明值得比留在他身边更好的人生。

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给他都不过分。

 

后来跌跌撞撞许多年,莲巳彻底销声匿迹后没过多久神崎也选择了回家继承道场,当年的红月只剩他还在艺能界打拼,并且还阴差阳错地走上了演员这条从未想过的道路。万幸做的还算不错,不到三十岁有点分量的奖杯已经拿了好几座,也算是实现了当年报考梦之咲的初衷。

 

莲巳敬人忽然出现在他的梦中,是数年前休假期间的一次午睡,不深不浅的梦境里有了意外的访客,这还是第一次。

他仍旧是十八岁的模样,眉眼清澈目光锐利,远远看去白皙脸颊仿佛隐藏在深浓的树影里,他偏着头没有看鬼龙,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所有与重逢有关的情绪都不见踪影,他只是睁大眼睛远远望着他,生怕错过了他出现在自己世界的每一秒。

 

——下一秒钟他转过身,新叶般美丽的绿色眼睛满是泪痕,目光相接的时刻心脏如同被利刃狠狠划过,霎时支离破碎血如泉涌,回忆如同决了堤的洪水淹没所有残存的理智与情感,梦境的最后他哭得像个孩子似的对莲巳敬人说对不起,回答他的是少年慌乱无措的拥抱,隔着发丝吻了他的眼角,校服衬衫的领子有熟悉的味道。

 

梦里真好。

 

梦里他还没来得及弄丢他。

 

休假的最后一天早晨经纪人给鬼龙发了邮件提醒他下个工作的内容,是部相当有名的漫画改编的电影。他记得妹妹是那部漫画作者的狂热粉丝,而那个连签售会都懒得开的家伙将会担任这部电影的编剧。不可否认这是他接下这份工作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花了一上午加一下午的时间读完了这部连载将近两年的作品,《花灯的情书》讲述的是维新时期一段初恋的回忆,悲凉的故事被作者以极尽温柔婉转的笔调描绘,如同乱世的布景板中一枝摇曳的寒樱绽放继而凋零,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恨情仇,画面分镜间漫出的尽是被泪水温暖的回忆。不知为何红郎觉得那些言语与情节有些微茫的熟悉,宛若茫茫人海中一双含情的眼睛。

 

也许是梦还没有醒。


评论
热度(29)

© 西北有高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