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一条浮舟。

【红敬】一念执迷(补档)

分手梗副会视角我流矫情作死没剧情预警,有话私信好说拒绝槽站拥抱爱。





“基于名为‘爱’的感情而产生于陌生人之间的关系,总会有因此而终结的一天,这一点我很早就明白了。”

 

分手的时候就想过了。

 

返礼过后没几天敬人就察觉了红郎在刻意躲着他,电话不接邮件不回除去日常训练外的交流一概规避,偶尔在走廊上见个面都不知道是谁先移开的视线。总而言之就是隔绝了一切作为“恋人”的交流渠道。

这个事实令他感到无力且烦躁,证据是资料交接时有好几个再明显不过的数据错误被放了过去。甚至就连姬宫桃李都在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至少现在还没发生什么。本着不见棺材不掉泪这一基本原则,莲巳敬人在心里不断地这样告诫着自己。

其实不是没有预感,也很早就在担心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即将毕业的他们需要面对的绝不仅仅是恋情的问题。事实上,一切曾经看似遥远的未来,统统在这几个星期的时间内被摆上了台面。无疑这才是莲巳敬人近日所有负面情绪的直接源头。在事情不再会按照既定的轨道发展的时候,杰出的剧本家亦是无能为力。

无论曾经留下过多少回忆,红月始终是他为支撑“皇帝”而组建的军队,这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哪怕是在“喧哗祭”过后,这样的阴影仍未消散殆尽;且在他与鬼龙红郎确定了恋爱关系之后,再一次浮出了水面。

被彻底扭转的人生轨迹,然而自己凭什么有这样的权力?对于鬼龙红郎,这是他至今都无法释怀的事情。

这种前提下所谓的“喜欢”,还能占去心底多少的重量?若说晦暗不明的前路仅仅到了令他不安的程度,这个问题的答案几乎可以说是令他恐惧的存在。

先爱上的是输家,从来如此。但若是能就此罢休,他也不是莲巳敬人了。

 

接下来一个星期的时间里鬼龙红郎的手机再次进入了二年级下半学期中某几天的状态,每天早上的电话和塞爆邮箱的邮件,另一头的人却从未得到过回复。反常的沉默状态令人心悸,每当敬人将手机熄灭屏幕收入书包或抽屉,心头的阴云便会愈发浓重几分。

这是他最无法处理的事态,没有逻辑也毫无对错可言,曾经心跳同步便能传达的感情,那个人却不在线。

二年级的两人尚还可以选择简单粗暴的方法,如今他们间的相互了解正好到了能令对方束手无策的程度。

又或许作茧自缚的只有他一个人也说不准。

 

“只是没有了继续下去的理由而已,很奇怪吗,英智?”

“不......只是觉得这不是敬人你会做出的决定。”

所以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英智并没有开口去问,敬人也就装傻充愣一言不发,低下头去接着处理文件。工作从来都是很不错的一种逃避现实的正当手段和借口,就算起不到转移注意力的作用也能把人累个半死没精力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说来毕业之后的短时间内他还真的不太清楚自己要去做什么。包括那段混乱的时间在内,“红月”是他心中为数不多地位能与那位麻烦幼驯染相提并论的东西,或许在某些方面还要更高一点。这是“喧哗祭”之前就已经明确的事情,至于后来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大概就是因为自己谈了场已经无药可救的恋爱。也没起什么决定性作用,只不过刚好到了令他质疑“红月”存在的地步。

这么想着真的忍不住会自我唾弃啊,因为私人感情做出离开组合的决定,这样糟糕的家伙,艺能界还是少一个比较好。

莲巳敬人清楚自己并不是那种能够轻易斩断与过去的联系的人,这意味着他很难做出这一类的决定,为自己抑或为别人,相对而言后者甚至还要更容易些。

然而,一旦失去了存在于世的理由,便再也没有容身之所。

——在两人之间的羁绊和感情被鬼龙亲手剪断的时候。

 

倒也称不上多难过,只是难免有点不甘,还远没有到值得念念不忘的地步。

梦之咲梦之咲,梦里开出的花朵,也到了该凋零的时候了。

 

“分手吧。”

“好。”

泪水漫上来打湿了眼眶,也就那么一秒钟的事儿。

 

 

“恶劣的空气会令呼吸道感到极其痛苦,每一口空气都带着血的味道,然而这并不是我不抽烟的理由。因为抽烟的时候会哭出来。”

 

毕业之后莲巳敬人仿佛人间蒸发,就连天祥院英智也只知道他读了两年大学就休学跑出了国,去哪了是死是活没一个人清楚。

 

东京时间3:40

 

“明白和接受到若无其事之间隔着的距离大概是地球周长减去东京到北京航线长度的两倍,可能还要多一点。”

故事结束在少女轮廓柔美的脸庞,异国他乡的窗边她摘下眼镜望向窗外灰沉的雨雾,原本清澈的双眼像是落满灰尘的镜子,灯光影影绰绰地映照其中。

关于初恋和回忆的小短篇,最后一幕定格于分别数年后女主落笔的刹那。离别似乎是久远的曾经,伤痛却在漫长的时光里如影随形。

总有些事接受或者遗忘都会慢一些。

 

这么想着莲巳整个人向后倒在椅子上,一双绿眼睛毫无知觉的盯着天花板看,也许是疲劳过度产生的错觉,他突然想抽根烟。工作台抽屉里扔着一包没拆封的七星,似乎是几个月前某天下楼买东西的时候带回来的。他抽了一根叼在嘴里,点了几次才点着火,深吸了一口。

事实上在他眼里这种行为和呼吸被污染的空气只是被动和主动的差别,正在忍受的也是堪称丧心病狂的糟糕空气,一呼一吸满嘴血沫,待在室外超过一个小时都会因此而怀疑人生。

但是......

身体剧烈地颤抖着,渐渐从椅子上滑了下来;苍白的面颊泛起病态的潮红,几乎要将肺脏搅碎的咳嗽声中,泪水一滴一滴破碎在积了薄尘的地板上。

 

恋爱和分手是因为相同的理由,抽不抽烟也是如此。

 

“我知道自己喜欢上凯撒沙拉是因为读了村上春树,擅长画画是因为当时的相机内存不够,不再碰辣椒是因为有过三次胃出血住院经历医嘱严禁一切刺激性食物,不知道那个时候和现在的自己哪一个在做梦。”

 

回到东京后敬人偶尔会想起梦之咲的时光,包括但不限于班级组合社团学生会。如今熟悉的人早已各自走上不同的道路,即便是在失去了任何联系的当下,他也希望所有人都能够得到幸福。

如今莲巳敬人作为大人气漫画家“水神姬”存在于世,以性格古怪深居简出闻名漫画界。包括签售会在内的公共场合一律不出席,就连编辑和助手工作之外对他的事情也是一无所知。作为曾经半只脚踏入艺能界的人,这样的生活换作十年前的他甚至不敢想象。

有些时候敬人也在想这么做究竟有没有必要,最终的决定却从未改变。

如若他的真实姓名与容貌为外人所知,梦之咲的那段过往势必无所遁形,会带来的东西则是他难以预料且无法控制的。

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第二次,也不想让那个遥远时空中的“红月”队长重现于世。他清楚地知道那个自己能有多不中用。

佛祖保佑,今生今世他都不想再见到鬼龙红郎了。

 

结束掉手头连载的第一天晚上敬人做了个梦,梦里他在学生会办公室处理堆积如山的文件,白衬衣蓝领带一丝不乱。手忙脚乱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头也不抬说了声请进,手上没停。随即他听到了一声很轻的笑,一份加入组合的申请表递到了他眼前。

梦里他看不清那人的名字和长相,梦里他一言不发。

他一直想知道是为什么,直到沉默多过开口,梦里的身影已然陈旧。

 

梦里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发生。

 

“新连载的题目?《花灯的情书》。”

“大概......是个关于回忆的故事吧。

 

未曾铭记何谈淡忘?何况还是念念不忘。

 

 


评论
热度(25)

© 西北有高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