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一条浮舟。

毕业祭(十六) 过去的与现在的花(三)

那天之后我就再没见过柳濑优,这个事实令我消沉了好久,为自己甚至没找他要个电话号码邮箱地址的智商感到前所未有的忧心。

“什么?都这个时候了你连他到底怎么看你的都不确定?”居酒屋的角落里,桐岛的嗓门瞬间吸引了周围一片人的视线,我差点跳起来捂住他的嘴。事实证明很有这个必要,因为他下一句话成功激起了我想痛扁他一顿的冲动。

“天哪我当年竟然还担心过樱会喜欢你......”

“我为什么没从教室窗户丢个花盆砸你头上......说正经的,我的确不了解他的想法。”

“只是喜欢的话,随便用什么方式对他表达出你的心情,剩下的就全交给命运了。哪来的那么多顾虑?”听到这句话,我郁闷的抓起酒杯,灌了一大口冰镇的清酒下去。

 

他流下眼泪的时候我彻底慌了,身体先一步理智做出了为他拭泪的举动。他并没有拒绝,看向我的那双眼睛像是盛着一汪水。

柔软,清澈,毫无防备。好似......任君采撷。

接下来发生的事太过荒唐,我甚至一度怀疑过那段记忆的真实性。在自己的床上醒来,怀里却抱着他纤细的身体,床铺凌乱身无寸缕,白皙肌肤上留下的痕迹昭示了某些显而易见的事实。本就不太灵光的脑袋在这种时候断片的格外干脆利落,真正恢复意识的时候身边早已不见了那个人。

完全没有处理过的状况。

明确自己的意图后并非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情,也想像任何一对普通的恋人一样牵手拥抱亲吻乃至身体结合,然而在所有感情尚未理清的当下,我甚至连挑明自己的心意都做不到,更别提就这么直接把他抱上床。唯一肯定的是并没有引发清醒状态的他的激烈反抗。

 

他是出于什么原因,与我发生这种关系的呢?

 

这才是我最害怕面对的问题,也是我第一次不敢以自己的思维去揣摩他的意图。我清楚的知道极端状况下人的精神可以变得多么脆弱。

可是,哪怕真相是最坏的那一种情况,喜欢一个人的心情依旧不可遏制。

 

听天由命吧。

 

这么想的我也有够无可救药。

 

“对了,桐岛,我请个假,明天有点事。”

“好。”

很明显他还想问什么,却欲言又止。我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有些伤痛甚至不是时间能够抹平的。

 

 

六月盛夏,梅雨时节,天空反而一碧如洗。断续了半个多月的阴雨后薄灰阴云终于消散殆尽,阳光很好,浅淡轻薄不似夏日应有的热烈,却愈发显得温暖明亮。

墓碑上熟悉的照片渐渐淡去,记忆里少年的笑容宛若万丈青阳。

那个时候,他真的还只是个孩子。

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来到他身边,不仅仅是因为怀念。他的名字是我终其一生抹不去的烙印,自从三年前,那颗子弹穿透他单薄的胸膛,鲜血染透了我的双眼。

高桥美咲。

纯白的百合花盛放于浅灰色石碑前,花瓣挂着晶莹的露珠,如同遥远时空中盈溢的泪滴。

 

关于他的一切,还有曾经的那个糟糕透顶的伊集院响,在记忆深处埋藏已久,何时方能重见天日。

 

 

 

“千秋,我毕业了。”

局促的扯了扯系歪了的黑色领带,早上出门的时候对着镜子研究了整整半个小时的成果。然而打出来依旧非常不像样,像是根麻绳勒得我喘不过气来。

四年过去我系领带的水平仍旧一团糟,相信我对面这个家伙好不到哪去,然而他的领带总是整洁漂亮,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手笔。

最终还是放弃了留学的机会,也没有上研究院。不是不知道材料物理这方面自己还能做的更多,将来能够成为白川老师那样享誉国际的学者也说不定。然而我累了。

回想一下大学四年的生活,三天两头透支身体不说,连同一个专业班上的人脸都没认全,最熟悉的除了千秋就是实验室的仪器。虽说也有骄傲的成分作祟,一切的起源仅仅是转专业时为回到文京校区而做出的选择。不可否认我对专业本身并没有什么热情,做的多好都只是责任和习惯使然,外加一点不靠谱的天分。

怪物即便是有各自执着的东西,终究也还是一颗人类的心。

毕竟生而为人。

对于我的选择白川老师并没有说什么,这反而引起了我强烈的不安。纵然对专业本身并无感情,也绝不想就此失去这个老师。

“作为研究者我当然不想令优秀的人才流失,可是对你而言我只是个老师,并没有权力左右你的选择。并且你的状况也实在不适合再这么下去。”

听了他的话我低下了头,心里酸的发疼。

也许我从没真正了解过自己这个外表不近人情的老师。

“人是无法独自生存的,要靠相互支撑着才能活下去啊,别让自己太难过了。”白川老师话锋一转。

“那孩子很喜欢你。”

 

正是因为这句话,让我做出了扭转人生轨迹的第二个决定。

 

“当时说好了大学毕业的时候还要在一起的,我没忘记。”

 

这次只有我一个人逃离了帝都大学的毕业典礼,去往另两人所在之处履行约定。羽鸟的坟墓就在相邻的左侧,我真心不想理他。

 

天空依然晴朗的让人想要落泪,泪水里漫出无尽的微笑温暖了曾经。

 

这一次,是向过去的自己诀别。

 

也许这才是我真正的毕业典礼,生命中一个时代的完结。然而代价太过惨烈,或许更应称之为祭典,近乎重塑了身为“柳濑优”的存在。

 

不再为任何人而生,身为自己而活。

 

白夜已尽,黎明将至。

 

“我的姓名应当如何珍惜?”无意识的低声细语,一阵风便能吹散似的。

 

    (这里牵扯到我对吉野和柳濑之间关系的一点看法或者说偏见,原著里柳濑一直在被名为吉野千秋的枷锁束缚着,几乎成了吉野千秋的附属物为他而活。放弃稳定工作和更高的收入直接吊死在一棵歪脖树上不说,单是被迫与根本没有一丝好感的人和平相处就很够呛了......问题是这副枷锁还是他自己给自己套上的所以我有那么点恨铁不成钢......)

 

“珍惜的唯有你的名字。”

 

陌生的语气,熟悉的声音,我这才发觉有人一直站在我背后。

我想我知道那是谁。

 

“伊集院先生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半转过身去,皱着眉看向身后几步的位置。我现在委实并不太想看见他,各种意义上。

“来看一个朋友。”没戴眼镜看不清远处,错觉似的,他勾了勾唇角。

“朋友?”反而是我愣住了。

“啊,准确一点来说是我过去的后辈,也是我喜欢过的人。”

他向前跨了一步。我站着没动,冷冷的看着他。默许或是拒绝,抑或两者兼而有之。

“优有没有兴趣听听我的故事?”

思绪游离了那么一秒钟,他便自顾自的接着说了下去。

“他死在我面前,一颗0.38Special。”

 

 

凉肩胛骨中取出的是0.357马格努姆弹。打出这颗子弹的人名叫宇佐见秋彦,三年前坠楼身亡的天才小说家。

因为另一颗本应打中他的子弹,射入了高桥美咲的心脏。警用制式M60的标配弹。

“命案?”柳濑优突然问道。

“嗯,性质相当恶劣,出动了不少人。”我苦笑了一下,“他的危险性太高,即便是自首,我们也绝不敢掉以轻心。”

“为什么?”

话虽如此,看他的表情应该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整件事中我最不愿意面对的部分。

“他和高桥君...是恋人啊。”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我才真正意识到,爱情是能令人舍弃生命的东西。

 

想洗刷掉双手所沾染的血腥,有生之年可以和心爱的少年手牵着手在阳光下散步。

上帝派来天使救赎了他的灵魂,却拒绝了他进入赎罪的炼狱。

他的天使被上帝夺走了,他重又化身为魔鬼,坠入地狱的无尽深渊。

 

“......高桥君被那一枪打中之后,我能感觉到,他整个人都变了。”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他应该拿了高桥君的配枪,剩下的五个人死了两个重伤三个,除了我。”

脸上最后一丝伪装的平静消散,眉间浮现出痛苦的纹路,咬着牙努力的控制着声音不让它发颤。

“他打破了玻璃幕墙,抱着高桥君跳了下去......”

 

那一幕幕场景,在这件事过去一年之后,仍旧是我无法摆脱的梦魇。

 

“不怪你。”

 

声音很轻,不容置疑的坚定。微微扬起的白皙面容表情认真,暗红色的眼眸透过光线显得格外清澈明亮,像是盛着一汪水。

“比起没有保护好喜欢的人,对现在的你而言,更大的压力是来自于对同伴的愧疚感吧?可正如你刚才所说,当时的宇佐见秋彦失去了理智,我是不认为那样的人还能精准的控制射击目标。”

“不能因为你的幸运就将别人的不幸归咎到自己头上啊,这又不是你能控制的了的事情。”

说这些话时他眼中的神采陌生而耀眼,突然前所未有的想要低下头,吻上那两片纤薄的唇瓣。

 

有种...在被人守护着的错觉呢......

 

真是太好了啊,感觉自己什么都不会再害怕。

 

 

他突然上前一步,不由分说将我拉进怀中紧紧拥抱。拥有着记忆的身体在被触碰的一瞬间柔软下来,我低了头,脸埋在他的胸口一动不动。

像是丢了玩具的孩子,或是得到了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

承认吧柳濑优,你对他有感觉,就像现在你也想抱紧他不是吗。

我的确这么做了,手臂笨拙的环上他的腰际,身体贴的更近,第一次试图用这种方式去温暖一个人。

他收紧了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扣住我的肩头,脸埋在另一边的肩窝里,灼热的水滴沿着脖颈滑入领口,耳畔的他哽咽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直到这时我才真正明白,他交到我手里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与其说是倾诉,更像是恋人之间交换珍贵的信物。

这是他的曾经,那个自恃才华肆意妄为的年轻人所承受的痛楚。想到这里我似乎明白了他为什么能够理解我的悲伤,却宁可他从不曾付出如此的代价。

更何况,柳濑优只有一颗心,它刚刚被炸碎,还未来得及拼装完好。

然而,有些无法言说的情愫,早已在这一片废墟之中脉脉流动。

 

“我要出国了。”说着抬起头来,看向他的双眼。

他愣住了,却并未表现出过多的惊讶。不多时,仍有些泛红的眼角弯下浅浅好看的弧度。

“等你回来便是。”

“可能要很久...以后回不回来都说不准......”无意识地咬紧了下唇,垂下眼睛不敢直视他的表情,眼眶微微的酸涩着。

头顶沉默了半晌,搭在我腰间的手松开,心下一沉。

“笨蛋。”

骨节分明的手指挽起歪歪扭扭的领带,一脸无奈的望向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瞬间涨红了脸。

“你...别太过分!”

说话的工夫他已经拆开了领带结,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出乎意料的灵巧,漆黑的丝绸在指尖翻飞,我睁大了眼睛,仍未完全看清他手上的动作。

“好了。”

 

他抬起头来看我,轮廓清晰而温柔的脸;从来没有如此认真地端详过这张脸,此刻恨不得将眉眼鼻唇分毫方寸间的所有细节尽数刻入眼中。

 

“我说了,等你回来。”他重复了一遍,眼神依旧柔和而深邃,波澜不惊,明亮的出奇。

思绪顷刻间跳转至第一次遇见他的场景,是在我由于疲倦狼狈不堪跌倒在地,害怕实验报告错页或遗失而焦头烂额的时候。

 

——在我看见这双眼睛的时候。

 

“再说一遍......”声音带着颤抖的哭腔,已然压抑不住。

 

“我喜欢你。”





不知道米娜有没有注意到这次的章节数......
厚的,没错,这两章中间呢,加有一段只有出动非常手段才能看到的隐藏章节啦啦啦~大致内容大家都懂就不作具体概括叙述了哈~

正文+番外完结后会放完整版度盘链接出来的不用担心~

评论(5)
热度(8)

© 西北有高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