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一条浮舟。

大家猜我想干嘛?

“您愿意听我讲一讲这个故事吗?已经过去很久又毫无理由的事情,甚至连记忆里那个人的样貌都模糊了。”

 

“时至今日我并不敢肯定那时我所经历的是否为幻梦一场,也许他们只是有一两分的相像也说不太准。但是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眼中所看到的,确实是十八年前所见过的那个人。”

 

“——他的容貌,一点都没有改变。”

 

调酒师擦拭杯子的手短暂地停了一下,吊灯忽暗忽明的光线落在他的鬓角透出浓郁的流动的茶色。与水晶玻璃相触的手指线条分外明晰。

 

他向另一只杯子里倒了些清酒,径自走向吧台另一头的水晶花瓶,将半杯酒液尽数倾入瓶中。水声吸引了客人的目光,他不由自主向那边看去。

 

——结着露水的纯白紫阳花,盛放成刚好的模样。

 

眼下已然秋冬之际,这样的花朵着实难得一见。客人凝望着秀丽的花瓣,悲伤如同雨前灰沉的云雾,笼罩着那张俊朗的脸庞。

 

记忆好似疯长的藤蔓缠满了心脏,那段令人窒息的闷热而冗长的雨季,于心底最深处浮现。


评论
热度(2)

© 西北有高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