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一条浮舟。

好梦如旧(中)

#都快忘了还有这回事系列#

#上是去年十一月份写的应该不难找......?#

#不明所以的AU有时间会出正片的看我真诚的眼神#

“那真是太好了。”

沉默冰冷的脸容罕见地露出了笑容,在听闻高桥美咲成功从火场中逃脱,为宇佐见秋彦所救时,“感激之至,宇佐见先生。”

虽然他委实对这个冷冰冰的年轻人没什么好感,但对方毕竟将他的宝贝悉心呵护了这么多年。令人尤为惊讶的是高桥美咲的外形改变,身材依旧纤细娇小,容貌声音却已全然青年模样。整个人洋溢着青春蓬勃的气息,同记忆中孩童般的柔弱少年大相径庭。

——对于hybrid child而言,发生此类变化的原因有且只有一个。这么想着伊集院响心里有那么几分说不出的别扭,却被高桥美咲清澈晶莹的翠色双眸在一瞬间打消了念头。

毫无疑问高桥美咲看向宇佐见秋彦的眼神仿佛过于强烈的阳光刺痛了他的心脏。那种依恋亲密从不曾存在于他们之间。然而与此同时他早已意识到,如今这种情况下关于高桥美咲的事情,他并没有资格去说什么。

罢了,反正美咲的选择不会有错。凭他能够让美咲顺利长大这一点,就应该是个可靠的人。

按理说心里应该就此卸下了一块大石,他却没有丝毫理所应当的释然感。

美咲现在回来了,那么......

他不敢再往下想,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直觉一向都是该死的准。

 

“用不着谢我,他是别人拿命换回来的。虽然那个人在你眼里可能只是台机器而已。”

 

听闻此言,执壶的手轻颤了一下,几滴茶水在影青瓷盏边沿溅开无色的花,凋落宛如泪痕。与此同时微风卷起了庭前的落花穿过回廊,半透明的莹白花瓣撒在几案和榻榻米上,顷刻,一地狼藉。

 

“这么说......”

 

“柳濑优,想必伊集院先生早已把这个名字忘掉了吧?”

怎么可能......

下意识的想要去反驳,面对着那双与薰衣草同色的锐利眼眸,却发现自己依旧什么都说不出。

 

“不......”

“小兔老师...不是这样的......”

高桥美咲轻轻扯了一下宇佐见秋彦的袖子,翡翠色眸子浸透了水色,清秀美好的脸颊已然泪痕斑斑。

有些事情他有所顾虑并未对宇佐见秋彦坦诚,对方却远比他想象中敏锐许多,竟由那些并不完整的讯息之中拼凑出了事情的大致真相——至少在他眼中的确如此。

在伊集院响眼里柳濑优从火场之中舍命救出高桥美咲的行为也许仅仅是作为一台机器忠实的执行了主人的命令,然而故事真实的情节远不止如此。

 

“无论发生什么,一个人好好活下去。这是他的愿望,也是我的。”

 

高桥美咲所熟识和亲近的是那个教他弹钢琴给他念书无尽温柔美好的少年,他始终坚信湮没在地狱业火之中的是真真正正生而为人的存在。

可他见过仿佛对待珍宝的拥抱,柳濑优也由最初见到的少年长成了青年的模样。

 

“其实啊...大部分时候你是什么样子,取决于别人眼中的你是个什么东西。”

 

算不得遥远的岁月,轻轻淡淡的嗓音重又在高桥美咲耳边响起,底子透着无尽的冰冷。无动于衷,抑或是早已血凉心冷。

Hybrid child是主人的镜子,伊集院响所给予柳濑优的,他所映照出的,究竟是什么呢?

 

“优...他本来可以和我一起出去的...可是那个时候他把我推了出去,自己走进了火里...”

 

咔嚓。

似乎是什么东西在一瞬间崩塌碎裂发出的轻微声响。


(已经过了的)白色情人节撒刀片系列,nya~(顶锅盖末末爬走)

评论(7)
热度(5)

© 西北有高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