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一条浮舟。

毕业祭 番外一 「雨音」

喜欢一个人,就要和他谈恋爱。

啥 ? 问我恋爱怎么谈 ? !

我哪知道 ! ! !

 

神明都不知道的事情,只有靠自己努力咯~

两位笨蛋先生☆~

交往不久后设定各种甜各种撩食用愉快么么哒~

 咦好像有剧透.............?

这个不是重点大丈夫啦!

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六,绿球藻书店,漫画专柜。

不管过了多少年,都改变不了的习惯。

漫画对自己而言就是这样的存在,柳濑优想。不管之前发生过多少事,《Jamp》发售日依旧是不能错过的日子。哪怕熟悉的日常已被改变,自己也走上了与过去期望中截然相反的人生道路。

不过这样也真的没什么不好就是了。

随即他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大跳,距那件事发生不过一年时间,自己的心理素质未免好过头了点吧?

罢了罢了......

终于,他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正在翻的漫画书被啪的一声合上。

都是因为那家伙......

 

口袋里的手机不合时宜的欢快的振动起来,没好气的把它捞出来一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脸色更不好看了。

“我在书店,什么事?”

毫不犹豫按掉电话写了个邮件发过去,另一边迅速回复。

“之前说的今天晚上一起吃饭,位置我订好了。”

下面是一长串店名地址座位时间,一看名字柳濑优就皱起了眉头。倒不是价钱的原因,他对高级餐馆实在是没什么好感。

正纠结着又一封邮件进来:“刚才真的太想听到优的声音了。”

......

柳濑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压了死线。

以最快的速度挑好书本结账出门,在收银台前拨通那个令他火大的家伙的电话,走出门口应该正好接通。果然,不出他所料......

“我六点二十到,敢迟到你死定了。”

电话那边顿了一下,显然是没反应过来。然后一声轻轻的笑随着电波流了过来。

“遵命。”

声线被刻意压低,柔软温沉的如同上好天鹅绒,抚在心口一阵酥麻滚热。饶是柳濑平日听惯了且深知主人本性,也有那么一秒钟的失神。

“混蛋!”

用不引起路人瞩目的最大声音对着话筒吼过去摁下了挂断键,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的焦躁感不仅未有些许减轻,反而愈演愈烈。

距柳濑优和伊集院响上次见面已有十二天,一个碰上了棘手的案子,一个在忙着熟悉业务。所以即使是同一个部门且正在交往中,两人却连电话都没打过几个。

柳濑收起手机,暗暗地磨着牙,眼角却不由自主地泛起一抹绯红。难以名状的情绪无端地蔓延,仿佛酸涩的果子,汁液在唇瓣间流淌,心底留下浅浅的甜润。

当然了,这个打死都不能让伊集院知道......

 

天不遂人愿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柳濑优站在电车站出口的台阶上,望着外面不知何时已颇具声势的骤雨——他保证自己在新宿完全没有感受到天气的这种变化趋势......

不过也不奇怪,算算现在已然入梅时节,之后恐怕要阴雨连绵一段日子了。

柳濑优讨厌雨天,自从一年前一场淋雨导致的高烧差点要了他的命之后。当然其中还有另外一些原因,只不过他今生今世都只会深藏于心。

所以说,他要怎么回去?

车站离家还有至少十分钟路程,更要命的是,他还带着几本书。

......

十多分钟后,柳濑狼狈不堪地抱着被外套包裹的书本站在家门口,身上的单衣从里往外湿的透彻。原本算好的时间正好够他回家换个衣服再去往餐厅,照现在这样看,今日失约的人很有可能会是他。

绝!对!不!行!

这么想着他从柜子里找出了吹风机,接上电源,调到了最大挡。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柳濑松了口气,计程车的车费掏起来似乎也心理平衡了一点。随即这点轻松被某人轰的连渣都没剩。

“优。”

“你...干嘛来这么早?”

“想早一点见到你。”伊集院的表情异常认真,柳濑顿时说不出话了。

伊集院响从不会在柳濑优面前掩饰自己的感情,思念渴望都会说出口,恐惧犹疑亦会坦率地表达。无疑这让柳濑感到无所适从,却给予了他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也许......这才是所谓的“恋爱”?

他迷迷糊糊的想着,冷不防左手被人扣住,稍微使力捏了一下掌心。条件反射地挣了一下,反而被握得更紧。伊集院另一只手推开门,柔和的眉眼弯了起来。

“殿下,请。”

柳濑眉毛一拧刚想发作,一抬头却正对上伊集院笑意盈盈的双眼,顿时什么脾气都没了,头反而低的比方才更深。

心律...好像有点失常?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带上的二楼,直到落座才反应过来...

他们竟然就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手牵着手?!

伊集院看着自家后知后觉满脸通红不知所措濒临炸毛的小猫咪,心情不由的大好。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恋人眼中他的每一种情绪每一个表情,都可爱的无法比拟,能令人想到世上一切最美好的东西。

“优。”依旧是那种刻意压低放缓的声线,柔柔的好似一片羽毛拂过心尖。

尚还陷在纠结之中的柳濑下意识抬起头,正撞进那双烟水晶似的明亮眼眸。

“我好想你。”

霎时,心脏被击中,柔软的唇角勾出浅浅的弧线。

原来是可以因为一个人,做出如此大的改变的吗?

 

其实,我也...

 

...很想念你啊......

 

有点不妙。

指尖揉了一下太阳穴,晕眩感没有丝毫减轻。餐厅的空调温度明显低了,耳畔那个人的声音模糊不清,柳濑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却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从脊柱到手指尖,不约而同地闹起了罢工。

他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由于赶时间今天他没有来得及洗澡而是吹干了头发就出了门,原本对自己的体质还抱有一丝侥幸,现在却为这个决定后悔不迭。

该死......

为什么偏偏是这时候......

“优?”

无疑,伊集院响察觉了他的不对劲。以他的观察力这并非不可能,哪怕柳濑已经尽力地在掩饰。

“怎么了?”柳濑抬起头,眼神迷离不清,伊集院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一年前那件事他至今仍记忆犹新。此刻见他这副神志不清的样子,心下对自己的猜测又肯定了几分。

“身体不舒服?”

“...没关系,有点累了而已。”

显然这句话的可信度相当之低,伊集院响的脸色凝重起来。

 

“抱歉,忘了你最近工作那么多。我送你回去吧。”

一般他这么说话就代表着决定不会更改,柳濑没辙,只能任由他把自己塞进车里。

感觉上应该没多严重,回去吃点药睡一觉就没事了。

 

“觉得累的话,为什么还要答应我出来?”

“我们是在交往么?”

除了想见你还有其他的理由吗?

“你觉得呢?”

问这句话的时候伊集院转过头向柳濑看了过来,深灰偏紫的眼眸蕴含着显而易见的怒气,语速加快了几分。

“如果不是在交往,给我个这么做的理由。”甩下这句话后柳濑径自闭上眼睛靠在车座头枕上假寐。伊集院愣住了。一不留神车窗玻璃爬满了雨丝轻盈细密的痕迹,他启动了雨刷。

“喜欢”这样的感情,正常人哪有那么容易就说出口啊......

伊集院转过头轻吻柳濑的眼角,男人的唇像是雨水,落在眉梢柔软微凉,昏昏沉沉的头脑似乎略微清醒了一点。

喜欢这种感情,真的有所谓的“极限”吗?

 

“真的没关系吗?”

“都说了没事啦...抱歉,今天给你添麻烦了...”声音愈来愈小,显得毫无底气。

千万不要让这个笨蛋知道真实情况,不然......

一年前的阴影笼罩在心底仍未完全散去,他在害怕。

习惯了单方面付出不求回报,害怕再一次被付诸了全部情感的人伤害。无论出于什么心理,柳濑优最见不得别人对他好。

就像常年埋在泥土中习惯了潮湿阴冷的种子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厚硬的保护层被挣破,沐浴在温暖中生根发芽。如果这个时候剥夺了它赖以为生的阳光,种子所长成的植株只有死路一条。

“好,我先回去了,一个人小心。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伊集院出人意料的干脆,柳濑点了点头,心头弥漫着挥散不去的淡淡失落。

 

一个人撑着伞走到家门前,右手伸进包里去掏钥匙。蓦地一阵眩晕袭来,身体失去重心向后倒去,指尖挂着的钥匙圈不受控制地向相反方向飞了出去。

这下真的糟糕了...

有那么一瞬间柳濑为自己的逞强有些小小的后悔,如果当时伊集院响执意要送他到家门口,他其实根本不会阻拦的。

“笨蛋。”

熟悉的声音轻飘飘的在耳边响起,肩膀被一只有力的手掌稳稳扶住,成功阻碍了自由落体的趋势。

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雨滴噼里啪啦的敲打在背后的台阶上。阶旁种植的花朵在肆虐的暴雨中瑟缩着合拢花心,这个角度看去伊集院的姿势像是一个牢不可破的拥抱。

 

“37.8℃,还好。”

放下温度计,伊集院响松了口气,神情复又柔和起来。

柳濑双手抓着被子边沿,额头上还盖着块湿毛巾,一双漂亮的眼睛露在外面,长长的睫毛挂着水珠。乖巧的像只猫咪。天知道他刚才几乎是被伊集院一路扛进的卧室。这家伙在门口碰了他的额头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变了,阴沉的像是能挤出水来。

柳濑清楚这是为什么,一年前的事情不仅仅给他自己留下了心理阴影。

“抱歉,我......”

“把药喝了。”

出乎意料的柔软语气,像是在哄闹别扭的孩子。猫咪顿时炸毛,被子一拉,把自己整个卷进去不出来了。

“听话。”伊集院又好气又好笑,拍拍那只寿司卷,“会窒息的!”

“...才不要。”寿司卷发出闷闷的声音,不同于平日的清亮,略微带点鼻音绵软的像是在撒娇。

其实真的也就是这样了,一半是因为怕苦,另一半是一种刻意的心理。

——有点,想要依赖这个人,想要在他面前任性妄为,证明自己所感受到的宠溺的真实。

一不留神被子角没抓牢被掀起一块来,男人啄了啄他通红的耳尖,坏心眼的舔了下耳垂。随即听到了一声又细又软的高音。

柳濑的敏感点,他自己都不见得有这个人清楚。

“你干什么!别闹,我......”

“乖,起来吃药,我保证今晚什么都不会做。”

温热的气息若即若离扑在耳边,暧昧的话语,重音刻意落在“今晚”的音节上重重碾过。柳濑感觉耳廓烫得要烧起来。

这个混蛋!

赌气接过那杯还微微冒着热气的药剂三口两口吞掉,因为喝的太猛还被呛了一下,满口都是怪异的苦味,难受的流下了生理性泪水。再一次一卷被子,脸埋在枕头里一声不吭,完全把伊集院晾在了一边。伊集院无奈的笑,深邃明亮的眼眸此刻满溢着宠溺和柔情。

真是只傲娇的猫啊,又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把他宠坏。

不过就这样下去的话,总有一天,这只猫能够学会直视自己的心意和感情的吧?

这么想着他没去掀开寿司卷,而是连人带被子抱在了怀里。

“如果再有下雨天的话,记得告诉我,我会去接你的。”

“如果很远呢?”寿司卷的声音依旧闷闷的,他却听出了一丝压抑着颤抖的哭腔在里面。

“不管多远。”

寿司卷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不许迟到...就算我迟到了也不行。也不能到的比我早!”

良久,他听到了一个低低的声音,依旧别扭着不肯坦率,话语中的意思却很明白。

“还有...我不太喜欢高级餐厅。”

“正好,我其实也不喜欢。”伊集院伏在柳濑耳边轻声笑道,“以后约会你说了算,好不好?”

“才不要!麻烦死了......”猫咪又炸毛了。

 

半夜柳濑优醒过一次,头痛的症状已经消失,烧应该退了。

枕边依旧是那张熟悉的脸,怎么也想不通那么聪明的人为什么总是一脸白痴相。不,他在自己面前从来都和白痴没什么本质区别。

雨已经停了,凉风扑面而来,月光被百叶窗切割成一条条柔美的光带,落在枕畔覆上伊集院响英朗的面容,好似能被随手挑起一般。

“你才笨蛋呢......”

手指不轻不重戳了一下他的胸口,语气带点半真半假的抱怨,细长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盛满半夜雨水浸染的莹莹清光。

复又闭上眼睛,风有点冷,习惯性地向那个温暖的怀抱靠了靠。

 

那场雨早就停了。

评论(6)
热度(9)

© 西北有高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