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歌唱彻,前尘挥袖

永不结束的歌 番外一

Summer Snow上映的时候我是没怎么关注的。道理很简单:高中生有个东西叫期末考试。
一直到最后一门考完的上午,晴美举着两张电影票趴在我面前的课桌上问我下午有没有时间时,我才发觉这部电影已经快下档了。
距父亲与柳濑先生重逢也有一年多了,我的大脑仍未能很好的接受事件中过大的信息量。就像父亲无论怎么软磨硬泡柳濑先生也不肯住进家里一样——就连他开了这个技能点也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
不过我对他们感情的态度向来是不支持不反对,先不提伊集院响从未爱过的宫野纱织,单就柳濑先生一走了之音讯全无生死不明让父亲白白受了二十年离别之苦这件事我也做不到心无芥蒂。有那么几天甚至连镜子都不太乐意去照。
不过当局者迷,究竟谁对谁错我也没有评判的资格。更遑论这本便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
“小~静~~~”
晴美举起手指在我眼前晃个不停,我一把按住那只不听话的爪子,盯着那双圆圆的翡翠眼看了半分钟,举手投降:“好。”
就知道这丫头是吃准了我对这种眼神毫无抵抗力。

电影院的人流量完全超出了我想象的极限,还是在院线延长了档期的情况下。我环顾四周,感觉大脑有点短路。
“事实证明小静你远远低估了伊集院先生的影响力。”晴美舔着草莓甜筒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知道自己永远说不过她,索性一把揉乱了那头微卷的深栗色短发。让宇佐见晴美闭嘴的唯一且有效方法,屡试不爽。
“其实这个电影你不太想来看对吧?”
刚一落座,邮件提示音叮的一响,我急忙将铃声调至静音,低声向身边的人道歉。
你怎么知道之类的废话不用问,我们都能看透对方心里的想法,也懒得撒谎。
“对。”
“因为你妈妈?”
“不。”
因为同一个原因,我希望柳濑先生留在父亲身边,又无法抑制的排斥他。
这次晴美的邮件过了很长时间才发过来,不长,两句话。
“我的事情小静你也清楚,其实就连我,当初也不是没怨恨过高桥先生的。如果不是他,老爹那几年也不会把自己搞成那个鬼样子。”我心里一震。
晴美是英日混血的孤女,三岁时被宇佐见先生收养。她口中的“高桥先生”,我也不算陌生。没记错的话现在是《Jamp》的副编辑长,父亲的最后一任责编。据说当年还有过一些不太愉快的传闻。当然,与我和晴美无关,她直到八岁才第一次回日本。
“自我懂事以来老爹的情绪就没好过,有些时候喝醉了在书房一写一整晚,写出来的东西我从没见过。直到后来他胃癌手术前把手稿箱钥匙给我,我才知道全是信,或者说情书。
他说,如果手术失败的话,就按照最后一封信上的地址,把整个箱子寄出去”
一滴泪水打在手机屏幕上,幼小的晴美的心情,如今的我感同身受。
“伊集院先生...他一直觉得柳濑先生已经不在人世了吧。还有小静,你觉得柳濑先生为什么想要去坐那一班飞机?”
煎熬了二十年的人从不止父亲一个,柳濑先生...最大的可能性,应该就是让自己从此死了心吧......
在他眼里父亲应该早就不记得这个人,父亲也从未想过有生之年还会有重逢的一天。
单色的彩虹,盛夏的雪,他们的爱情。
银幕上男女主角牵起了手,我知道在故事的结局他们擦肩而过。
如果现实就结束在那一瞬,后面的事情没有发生,没有空难没有十九年没有summer snow,那又会怎样?
“右前方四十五度角。”
不用她说我也早就注意到了,柳濑先生靠着父亲的肩膀,微弱的光线下,他的眼睛闪闪发亮。
......八成柳濑先生和我差不多也是被忽悠过来的。
...谁让我们都拿身边的家伙没办法啊......
毕竟,比起相忘江湖或是抱恨终生,这个结果已经够好了。
“走吧。”我拿上外套,拉着晴美的手站起身来。在得知现实中故事结局的情况下,没必要再纠结于过去的悲剧。

评论
热度(4)

© 入海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