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一条浮舟。

毕业祭(八) 伊集院响的现场(二)

下雨了。

在这场雨之前,是持续了一个星期的阴霾。这场雨后又会出现什么?为了让讨厌阴天的人摆脱它而落下的雨所带来的,究竟是毁灭还是新生?我只能说我也不清楚。

可以肯定的是,这场雨之后,我们之中的所有人,都会失去自己重要的东西。

我站在案发现场的门前,这里面现在不会有人在。所以我来做最后一件事。

搞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这么想着我将钥匙插进锁孔,拧了一圈,门开了。我没有走进去,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做声。

“伊集院先生。”

年轻人的声音轻轻柔柔,意料之中的平静。

“吉野先生。”

天色过早的暗了下来,现在应该还不到七点钟,我却只能勉强看到他的一点轮廓。他靠在沙发上,半低着头,右手放在膝上,握着一个玻璃杯。

“是你吧?”

“嗯。”

真相揭开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尽管,这在我的意料之中。

又是久久的沉默,然后我听见了他的脚步声,开关啪的响了一声,客厅灯亮起,光线柔和明亮夺目,看向我的眼神清澈如水。

第一印象没有错,整个调查过程中我们看到的真真实实不带一丝虚假。然而不说谎的人,未必就真的不会骗人。

“不想问为什么吗?”

“大致上知道,否则我不会出现在这里。”

“啊,也是。”吉野千秋点了点头,轻轻地笑出了声。笑容很美,眼底悲伤蔓延。

“我这两天,回了趟家。”

“一直在想他吗?”

无疑这话很突兀也很无礼,我和他却并未在意。

“......嗯。”

泪水一滴一滴的掉了下来,破碎在积了薄尘的地板上,声音很轻,被外面的雨声盖了过去。

 

【星期六,应该是个清晨吧

窗帘是拉着的,天还没怎么亮

你坐在进门的沙发上,发梢有一点点湿,刚洗过脸

八点,不,大概再早一两分钟的时候

门铃响了

你停了几秒钟的时间,走过去打开了门,手心出了汗

他的影子笼罩了你,因为他比你高上许多;你后退了两步,他的表情有点惊慌,伸手想拉住你

你避开了他的手,转身去开冰箱,身后传来的门锁咔哒一响,身子猛地抖了一下

从冰箱里拿出来昨晚刚开封的柠檬茶瓶子,倒进玻璃杯里,那只杯子很好看

他坐在沙发上,从身后看着你,欲言又止

你把杯子递给他

“千秋,我......”

他的嘴唇有点发白,为了掩饰紧张,接过玻璃杯,灌了一大口下去

玻璃杯落在地上,碎了

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你看着他的眼睛流下了泪水

他的身躯滑落到地板上,你把他的头颅紧紧抱在怀里

......

 

“喜欢他,对吗?你喜欢羽鸟君。”

吉野千秋没说话,以几近不可察觉的幅度,轻轻点了点头。

侧写还原出的情景很有限,但无论是作为学习这项能力以来的初次尝试,抑或案件调查的需要,都已经足够了。

只是现在,整幅拼图尚还缺少至关重要的一块。

点燃吉野千秋杀意,并支撑他最终犯下杀人罪行的原因,简称作案动机。

如果我没想错,与这最初的起点相关连的不仅仅是羽鸟芳雪,柳濑优一样难逃干系。这么想着心口无端升起一股焦躁,恨不得马上揪住他把所有事情都问个明白清楚。

不过,倘若假设成立,吉野千秋所承受的,已然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深重伤害。往别人伤口上撒盐补刀的事情我做不来,无论何时何人。

感同身受不了,至少要试着去理解别人的悲伤。

 

之前我就有想过究竟什么样的东西才会令心性柔弱的吉野千秋恨从心起。对于他们这个年龄的年轻人来说,社会人的那一套准则尚未奏效。尤其是吉野千秋,远比一般人感性、执着和纯粹的存在。

这是作为少女漫画家的天赋,让他对美丽纯净的事物有着惊人的感知和创造力;与此同时,愈美好便愈脆弱,他的世界好似鲜花琉璃,一朝为外力所伤,粉碎零落,万劫不复。

错不了的。羽鸟芳雪便是做出了这样的事,毁掉了吉野千秋,支付了生命作为代价。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吉野千秋就可以被原谅。正相反,整件事中他罪无可恕。

“另一个问题,柳濑优。我需要知道他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相对于事件真相,这是我更加关心的问题。

“这个......”

“和他根本没关系,对吗?”

这种感觉我已许久未曾体验过,仿佛有一团烈火由心口直蹿到眼底,所经之处无论神经还是理智,统统烧得片甲不留。

暴怒。

无人察觉的地方,放在膝盖上的右手手指蜷了起来,指尖直刺入掌心,食指关节被捏的泛白。

昨天查到的通话记录,对上了羽鸟最后一天写的日记:吉野拜托柳濑转告羽鸟,明天上午,他在家等他去解释一些事情。

“柳濑那家伙不可靠,但是关于千秋的事他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开玩笑。”

那本硬壳笔记本的最后一句话,羽鸟芳雪在这世上的绝笔。

 

忘了说了,现实生活中羽鸟芳雪对吉野千秋以姓相称,翻开日记却是满本的千秋。

 

所以他可以看穿一切一言不发,甚至在停电时和从前一样打电话给你,只为了让这个人别害怕。

所以他可以编排布局转移罪名,零散的线索构造出完美的歧路,为自己打开通向地狱的大门只为留你在人间。前途,名誉,自由,生命,在所不惜。

除了爱情并没有合适的第二个理由,对此我毫不怀疑。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感情。

“知道吗?如果没有柳濑君,这个案子一个星期前就应该破掉了。”

“是他一直在保护你。”

到了这个份上,还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吗?

“你一直在利用他...对吗?”

最后几个字的音节,几乎是从牙缝里咬出来的,情绪在失控。

“和他没关系。”

及其清纯干净的声线,微微发颤的尾音沾染了雨水的气息。

“我心甘情愿。”

房门被推开,长长的睫毛挂着水珠,仿佛打湿了翅膀的蝴蝶。

评论(3)
热度(5)

© 西北有高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