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歌唱彻,前尘挥袖

(大概是)这文里最温柔的情节

“进来。”

击键的双手逐渐放轻力道拉出绵长的尾音,最后三个音符愈发轻柔而低回,恍若自时光缝隙处流失的悲叹。

待到最后一丝余音消散,高桥美咲方才小心翼翼地推了一下门。有了些年头的合页吱呀一响,惊得他差点叫出声来。

他早就知道自己躲在门外。

意识到这个事实时高桥脸刷的红了,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地板,整个人恨不得在门口扎个根长成棵树。

“怎么了?”

柳濑优转过头,看见他手足无措的模样,差点扑哧笑出声来。

“别站着了,麻烦关一下门。”

这是......默许了吗?

高桥美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方才酒红瞳眸中分明有一丝神采一闪而过,那神情甚至称得上温柔。像是怕柳濑优反悔,合上门扉时比起先前声音响了不止一倍。

角落里有张椅子,小小的孩子乖乖地走近坐下。房间没有窗帘,透过落地窗被整体精准地切割成明暗两半。空气中浮动的尘埃无规则起落分外的清晰,暖软的缱绻的光泽轻柔地覆上象牙白橡木褐的琴键,搭在琴键上的手指雪白纤细的近乎透明。

像是察觉了他的不安,柳濑没再理会他,换了份新的谱子,指尖一动,清灵的曲调流泄而出。四四拍两小节渐强渐弱,紧接着重迭着的节奏和音律轻盈地回旋上升。每一个音符都是剔透的水晶和星星,叮当跌落透过光折射出缤纷的亮彩,满足着一切美好的幻想。

“好美......好像是在做梦......”

曲子不长,最后一个音符落定,过了半晌美咲方才开口,小声说道。

“梦中的婚礼。”

低柔而显得分外清澈的少年声线响起,美咲这才发现,酒红色眸子的视线不知何时已落在了自己身上。

很奇怪,平时的柳濑优眼神和声音都给人以清冷之感,美则美矣说不出的疏离。可现在看着自己的这双眸子分明是带点笑的,清雪溶成了春水。愣了一愣方才反应过来是乐曲的名字。

“的确是梦幻的曲子啊。”柳濑优的声音极轻极轻,掩不住的深重的萧索流离,“所以长不了的。”

可是的确美丽到无可挑剔啊,就像弹钢琴的人一样,只有在梦境中才会有的存在。

柳濑优轻轻一挑眉,细长的眼睛弯了起来:“有吗?”

惊觉自己竟一不小心将心头所想说了出来,高桥的脸颊再一次红成了熟透的番茄。

“对......对的,柳濑前辈......真的是很完美的人......”

被这乱七八糟的称呼逗乐了,柳濑优彻底绷不住了,笑出了声。

真是单纯直率的可爱。如果撒了什么谎,那双亮晶晶的翡翠色眼瞳准保第一个卖了他。果然是让人想要好好宠爱的类型。想到这里,心头不由自主掠过一丝怀念。

说来那也只是自己这场长梦的一部分,不属于柳濑优的世界中,吉野千秋早已拥有着现世的温暖和幸福。

“其实真正完美的是你,高桥君。”

“什么?”

看见美咲睁大了翡翠般的眼睛,脸上依旧笑意浅浅,心下却苦涩蔓延。

”怎......怎么可能......”

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张精致清秀的脸,从那嫣红柔软如花瓣的唇中,吐出的话语令他震惊万分。

该怎么解释这件事呢?柳濑优自嘲地轻笑了一下。

”我啊,只不过是台机器。”

有一点上高桥美咲的感觉敏锐且准确:柳濑优的确是无数个梦境叠加的产物,这给予了他近乎完美无缺的外部条件,亦令他与真正的人类界限分明。

只能活在梦境中的人,在现实中自然毫无容身之地,因而,人间失格。

所以,这真的只是台绝美而冰冷的机器罢了。

而他不一样,他会哭会笑会表达内心真实的想法,让人见到他时想要摸一摸他的头发,而非远远观赏不敢亲近。

“我是个残次品呢。”

依旧低柔清澈的嗓音,如同极薄锋利的刀片划上美咲的心。伤口都没有踪迹,却随着心跳冰冷咸涩地隐隐作痛。

“要不要学弹钢琴?可以教你的。”

声线骤然拔高,表情在一刹那间明朗起来。美咲有点迷茫地看着他,随即连忙点头。方才那点莫名的沉重完全被丢在了脑后。

“对了,一直忘问了,高桥君你叫什么名字?”

“高桥美咲......”

“美丽的笑容的意思吗?很不错呢。”

许多年之后,有一句话,高桥美咲仍在后悔没有对着柳濑优说出口。

我知道你的名字,优是温柔美好的意思,恰似你给予我微笑的话语。

 

评论
热度(6)

© 入海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