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一条浮舟。

提前放个结局(望天)

“这家伙现在变成这样了啊。”

早已步入中年的情报屋听完女儿的讲述,淡淡地回了一句。

“爸爸,你觉得,hybrid child到底是为了什么出现在这世上?”

桐岛日和的问话异常认真,情报屋的神色在一瞬间黯淡了几分。

“他并不是HC的发明者。”

hybridchild的历史已有一百多年,第一个成品问世大概是在1869年左右。制作者的名字是黑田政宗。

“什么?不可能吧!”

被父亲的话所震惊,桐岛日和怎么也不敢相信,仿真程度和智能水平远超当代一切AI的hybridchild,竟会出现在江户时代!

“黑田政宗……他一定是个了不得的天才……或者说是疯子。”

“对。”桐岛禅的表情非常沉静,“机械上无人能比的才华,永失所爱后的疯狂,两者缺一不可。”

女孩愣住了,眼前浮现出伊集院响静如深潭的双眸。静水深流之下,数不尽有多少悲伤被压抑埋藏。就连微笑都被他尽数遗忘。

“想到那家伙了对不对?其实我挺赞同那个姓宇佐见的小子,自己扔了的东西,找不回来就是自作自受。黑田政宗可不一样。”

“这么说……他……”

若以明治维新前士农工商四民划分,黑田的身份其实并非工匠。

“大概没几个人会想到,东京城中大名鼎鼎的机械师,曾是会津藩的大将。”

会津藩……

会津藩一贯站在维新的对立面,戊辰战争中自然是重点打击对象。“黑田政宗的爱人,是当时家老的继承人。”

桐岛禅没有再说下去,他看到女儿的眼圈红了起来,琥珀似的眸子闪烁着点点水光。

这场战争从一开始便注定了月岛律身亡命殒,无论战死沙场抑或以命谢罪。独留黑田政宗一世长痛不息。

“所以说,黑田先生是做了一个hybridchild来替代死去的恋人吗?”

“不是的。”

桐岛禅爱着佐久间樱,她不可替代。所以尽管横泽隆史的面貌自她脱胎而成,现在的桐岛禅深爱横泽隆史;哪一个是谁,亦没人能比他分的更清。

也许这只是他个人的私心,后来一句话坐实了他的猜测。

“日和,给你看样东西。”

书架的最高层有个木头盒子,桐岛日和的身材在女孩中算得上高挑,拿下来却仍觉吃力。

掀开盒盖,压了一下即将跃出胸腔的心脏,她眼中的是一本泛黄残破的纸本,封面左下角点染的斑痕已然干涸,凝固的棕褐色触目惊心。

这是个写了一半的本子,她一页一页细细翻阅,这期间桐岛沉默地看着她,眼神不知是温柔还是哀伤。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一些日常的生活琐记罢了,平淡如清水的美好。

“......黑田政宗的?”日和轻声问道,尽管早已知道答案。

大片大片空白落尽,日记本的最后一页,漆黑的碳素墨水,字迹锋利几乎划破纸页。

“夏草の匂い、白云の风、几年経ても、私は一人。”

轻轻的纸页,承载着如斯深重的眷念;时过境迁,转眼百年已过,却凝固了那一天。

已经很明确了,黑田政宗孤独终老,也不知他是否毁掉了第一个hybrid child。可他对月岛律的眷恋,始终未曾加诸其上。

“那家伙就不一样了啊,他当初做这个的目的,说白了就是想找个人陪他。”

二十年前孤寂的青年造出了美丽的人偶,赋予他梦幻中人的模样,倾尽所有的爱意令他成长。然后他忽略他遗弃他,直到最后再也找不回他。

伊集院响的话,这样的生活大概会持续一生的吧,就像黑田政宗那样,永远活在夏草流云的追忆中。

不过这样也好。

......

评论
热度(5)

© 西北有高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