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歌唱彻,前尘挥袖

遗失你的温柔 剧情之二

情节三

指针划过十二点的刻度,柳濑优合上书本揉了揉眼睛,推开阁楼的门小心翼翼踩着梯子下去,打算把这本已经看完的放回书房。

这个时间的话伊集院应该还在工作室做新的hybrid child,去年以来就一直是这样。

刚开始总会有点不习惯的,现在却也无所谓了,一个人看书画画弹钢琴,这样的日子真的没什么不好。

这么想着他已经站在了书房门口,房门紧闭,走廊漆黑,门下却透漏出一丝惨白的光线。

他在里面吗?柳濑收回了已搭在门把上的手,闭上眼睛。身为hybrid child的优秀听力开始运作。

“第一个hybrid child?他的话,现在说起来其实是个残次品。”

“哦?此话怎讲?”

“当初他的脸其实是根据漫画书上的美少女和我的妄想画出来的。可是现在看来,太完美的东西反而会不真实,让人很容易厌倦的啊……”

“而且他本身也是存在缺陷的……真的很伤脑筋呢,对我来说。”

书房里伊集院响低声笑了一下,柳濑优安静地站在紧闭的门前,手掌轻轻扶在门上,木门质地细密而坚硬,指尖传来的凉意寒心彻骨。

几分钟后柳濑优转身离去,抱着那本看完的书。穿过长长走廊时书本重重跌落在地,他蹲下身时看清了打开的书页,眼神凝固在见到那句话的一瞬——

“生而为人,对不起。”

第二天清晨他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失去了那个人喜爱的清澈动听的声音。

 

情节四

柳濑优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记忆定格在彻底失去知觉的刹那。

似乎……是被他丢掉了呢……

对于这结果他并不意外,或许潜意识里早已接受了类似的现实。失去了声音和行动能力的hybrid child已与普通人偶无异。更何况,柳濑优本身便是伊集院响眼中的残缺品。

那个时候他本以为自己再不会重见天日,直到感觉周遭莫名地温暖起来,僵硬麻痹的神经悄然苏醒。

怎么回事?

长长的睫毛动了动,张开双眼,过于强烈的光刺得眼睛生疼。条件反射地,他抬起右手,轻轻揉了揉眼角。

什么?

身体能动了?!

“啊!”

一声清脆的惊呼,并非他所熟悉的声线。

眨了眨眼睛,视野逐渐清晰起来,完全陌生的房间摆设映入眼底。满地的画纸陈旧的书桌,柔软的纯白窗帘随风翻卷飘飞,窗台上透明的玻璃瓶子插着几朵湛蓝色玛格丽特。午后烂漫的日光被打散成碎金,落在花瓣水瓶上素颜盛妆般添了色彩。

这里……什么地方……

视线聚焦于声源,十三四岁的少年,勉强算得上清秀过目即忘的长相,铅笔握在掌心忘了松开,显得那指节的线条出奇的漂亮。

柳濑看着那眼神虽然带上了震惊好奇些微恐惧,却温柔如水,不禁试着张了张嘴,声音暂时还没有恢复。

“你……”

“不会说话吗?”

柳濑点点头又摇头,示意少年拿个笔记本过来。

那双温柔的眼睛,是远比玛格丽特更加动人的颜色。

评论
热度(2)

© 入海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