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妆红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小猫咪

恋爱循环

单方性转预警,(并没有什么卵用的)编辑x漫画家设定,如有雷同算我抄的行了吧。

日常中的小小非日常,有人想看我就把前因后果结局什么的再搞搞。





“能在你家看场球吗?”

女孩一手扶着门框抬头看他,一付工作用粗黑框眼镜遮去大半软玉般的脸庞。随意拢在脑后的墨绿色长发湿了发尾,几根头发丝粘在了脸颊上。

红郎打量了一下她的衣着,普普通通的棉布衬衣牛仔裤,甚至没有记得加件外套。

就算现在已经是春末夏初,下着雨的夜晚气温也是不那么友好的。

察觉到他的目光,她低了低头收回右手将左边脸颊垂落下来的发丝拨到耳后,红郎这才发现她左手提着分量不轻的便利店塑料袋。

“啤酒和下酒菜,楼下便利店买的。”敬子补了一句,从容地摘掉眼镜,擦拭上面的水滴与雾气。

红郎沉默着接过东西。很明显她并不打算解释这是怎么回事,这种时候有些话说了也白说。


顾虑到时间他们并没有将声音开大,敬子“嘣”的拉开一罐啤酒,泛着雪白泡沫的金黄液体苦涩莫名,潮湿的空气中罐体凝结出冰凉的水珠,沿着莹白的手腕滴落。红郎拿盘子装了下酒菜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棉布衬衣袖口挽到手肘,屏幕荧光下侧颜轮廓虚化成柔软的线条,有种不真实的美感。

“莲巳,你今晚没工作?”

“有,画到一半下楼买烟的时候忘了带钥匙,这个时间也找不到物业和开锁公司。改变不了状况的事就先不管了。对了,你家有苹果充电器么?”

“我找找,晚上少吃点辣椒。”

说着红郎站起身去开壁橱,背后传来女孩不满的抱怨声。

“已经是不很辣的品种了啊?而且很久没吃了。”


职棒联赛会场的噪声环绕中,敬子慢条斯理的咬着泡椒竹笋,齿列破开多汁纤维的声响分外清脆。红郎转头看了她一眼,被雨打湿的长发披了下来,腰背挺直如细竹。


两人之间的距离有些近了,近到红郎能闻到洗发香波的味道,柑橘柠檬一类的水果芳香,是不同于往常的甜美气息。


“我脸上有东西么?”

“没有...换了洗发水吗?”

正出神时耳边突然响起的疑问吓了他一跳,无意间竟说出了真实的想法。话一出口就连忙补上一句“感觉和妹妹用的有点像。”

“这个啊,前几天英智寄回来的。”

比想象中更加漫不经心的语气,空了的铝罐搁在地板上,被衬衣袖口无意间带倒,“咣啷”一响,细微的金属声沿着地面滚远了些。

不知为何,红郎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发干。

“她说的这个适合夏天用,正好瓶子空了又没空出去采购......果然还是太幼稚了。”

女孩抓了抓头发,脸上苦恼神色显而易见。像是被毛线勾住爪尖的猫咪。


“不,挺好的。”


这让红郎突然想起高中时期两人躲在天台角落分享午餐便当。那时她的发梢时常会沾染着清苦的抹茶香,垂在颊侧说不出的柔软,好多次他都不得不极力忍耐着想要伸手去摸一摸的冲动。

想到这里不自觉地笑了一下,笑意在嘴角停留了短暂的几秒,便浮光掠影般的散掉了。

敬子眨了眨眼,将片刻的失神盖了过去。


沉默持续蔓延,敬子弯了下腰伸手捡起易拉罐丢进垃圾箱,又开了罐新的,有一没一搭的喝着,眼神再没从电视屏幕移开过。

过了很久她低了低头,发夹松了一缕半长的刘海落下来,拂过女孩素净的脸颊。

红郎这才发现,自己一直都没有移开视线。


不对劲,这太不对劲了。

准确来说,今晚所发生的一切,从鬼龙红郎十点二十九分打开门看见莲巳敬子的那一刻起,便已脱离了常理的范围。

红郎内心止不住的焦躁,隐隐已经有了失控的前兆。


如果坐在自己身边喝着第二罐啤酒的是另一个会任性妄为到三更半夜不打招呼闯进他家的家伙的话......不,把整个东京都算上会做出这种给人带来困扰的举动的,在他这里也根本不作第二人想。

更加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分明是带来了麻烦透顶的事情,真正看见她时,却连句抱怨的话都讲不出来了。


一想到她在丢了钥匙的雨夜坐地铁穿过大半个城市跑来他身边,他就连充斥着心房的到底是喜悦还是悲伤都分不清了。


哪怕是除去十年前那点儿微末认识之外,对彼此全然一无所知的两人。


他每天上班会给谁多带一份便当,她在休息日会和谁手挽着手逛街,这些年里发生的变化,自重逢以来还从未被了解过的事情。

所有这些会令人感到不安的事情。


这么想着眼眶不由得一阵酸涩,敬子取下眼镜,仔细擦拭镜片的污迹。


“别喝了。”

在第二只铝罐被她喝空,又伸手去袋子里摸第三罐时,红郎彻底坐不住了。

“你明天还有工作吧?离截稿日只剩不到一个星期了。”

她是不知道自己的胃有多受不了刺激吗?就算是作为偶尔的放纵,这种程度也未免太过火了。

“别管我!”

未开罐的啤酒咚的一声砸在地板上。像是被一盆冰水当头淋下,瞬间浇熄了他的满腔怒火。


“我不该来的。”

过了很久很久,敬子轻声说道。声音压得低低的,有着显而易见的悲伤情绪。

她双手抱膝,头低得几乎看不见面容,墨绿色的长发垂下来,像是一道帘幕。隔绝了外界所有的声响。

修长美好的身形,蜷缩起来却只是小小的一团。

他突然就想把这柔软的女孩抱在怀里。


“没关系的。”


红郎苦笑了一下,五指无声地攥紧,短短的指甲掐得手心发疼。


“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


表白意料之中的没有收到任何回复。他看不见的地方,女孩单薄的肩胛无声地颤抖了一下,睫毛濡湿在白皙的掌心。


—TB不知道有没有C—


评论
热度(22)

© 人间妆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