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妆红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小猫咪

他和他的猫

厨房一侧的窗户传来柔软爪垫小小的拍击玻璃声,敬人扭头看了一眼,扣上汤锅盖子关小了火,走到木窗前拉开老式插销,将不请自来的食客放了进来。

“不许接近灶台,不许上桌,不许扒冰箱,不然......”他略微纠结了一下威胁用措辞,“今天沙拉里的洋葱全都是你的。”

食客细声细气地喵了一声表示你说什么都没问题,随即锁定目标自窗台一跃而下,直奔盛着三文鱼骨的碟子。

 

说来虽然在国内的时候就算是学会了自己做饭,但真正的实际操作经验还是在到了这边以后才逐渐累积下来的东西。

 

......毕竟那个时候身为初学者的自己就是切个蘑菇都会有人在一旁盯着。那人还会时不时就会发表一些诸如“菜刀那样拿着不好切断纤维还容易伤着手”“不如还是放着我来吧”一类令人火大的言论。

总是会觉得烦让他闭嘴,结果切到手指头之后还是他去找的创可贴。

这么想着敬人走到餐厅拉了张椅子坐下,无意识盯着餐桌一角咬鱼骨的白爪小黑猫看。

过了一段时间,似是终于察觉了他的眼神,猫咪将最后小半截鱼吞下肚,尽情舒展了一下身体之后,抬起头望了这个人类一眼。

不明所以地,敬人竟从那双绿宝石眼里看见了类似于人类“迟疑”的情绪。

大概是错觉,这么想着他刚要站起身来,一团柔软蓬松的毛球扑到了他膝盖上。小爪子勾着围裙的布料,成功爬上了大腿。

小黑猫收起爪尖,自顾自挑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窝成一团,一点没考虑他的心情和炖锅。

“下去,地我两天没拖了。”

说着这样的话,手掌却抚上猫咪柔滑的脊背,思绪则早就不知道飘到了哪个星系去。

『明明就是他要我学做饭的,结果一进厨房就恨不得什么事情都替我做。』

『无可救药......真是差劲透了,这样的家伙。』

 

难得的假期一大早开车两个小时去专门店里找来的柴鱼和昆布,结果熬过了头的汤只能全部丢掉了。

倒是预想过的失败情况,也提前买够了备用的材料。当时的心情却仿佛随着那锅汤一滴不剩的进了下水道,汤锅被孤零零地弃置在水槽中,无人理会。

 

敬人叹了口气,把猫从操作台上拎起来,想了想还是没开窗户把它丢出去。

 

冰箱里还有大半袋昨天拆封的白面包,去边切丁丢进锅里油炸,掐着点捞出来放置在一旁晾凉。洗生菜的时候顺手捎带了一个鲜红的番茄,绝不是出于和某人长得很像的缘故。做完这些后敬人从另一口锅捞出水煮蛋丢进冷水降温,剥壳后对半切开,蛋黄色泽湿润而明亮。

橄榄油,蒜末,柠檬汁,法式辣酱油,葡萄酒醋混合,搅打沙拉汁的时候敬人有些走神地望着窗外的落叶乔木,心想今年的初雪什么时候会来。

 

将沙拉汁与随意切碎的各种材料混合拌匀后才想起来自己把芝士片忘在了冰箱里,顺手从旁边的格子捞了包芥末,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说来往年的这个时候应该是还没换下薄毛衣的季节来着。现在出门如果不裹上厚厚的围巾的话,从领口漏进来的寒风都能把不耐冻的人吹得七零八落。

按理说是不用担心他的,不过算算东京也快降温了......

 

果然还是不应该放任自己待在家里一整天什么都不做的。

 

“对了莲巳,你圣诞假期回国吗?”

“......不了,之后有个final,那门课六个学分。”

认识到问题严重性的红郎果断截住了原本就要说出口的话。透过摄像头敬人看着他的表情,内心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刚才想说什么?”试图转移话题,敬人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就算你在凯撒沙拉里加双份芥末都没关系。”

意料之外的回答,甚至显得有些没头没脑。

过了一会儿,敬人将话筒靠近唇边,轻声问道:

“就算我又切坏了三明治边?”

“嗯。”

又是长久的沉默,清晨漫溢的温柔雪光之中,白爪小黑猫纵身一跃,叼走了一块切歪掉的面包边。

敬人想,至少这里还有只猫。

 

—TBC—

评论
热度(23)

© 人间妆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