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妆红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小猫咪

突如其来的视频请求

放课的钟声响起,莲巳敬人抱着课本和笔记本电脑裹挟在人群中步履匆匆地走出教学楼。今天下午没课但四点是一份paper提交的最后期限——天知道他为什么现在才写了三分之二不到。这意味着如果他不能在这个时间之前半小时将论文完全定稿的话,等待他的将会是被一砍到底的期末成绩。

 

如果午饭买个三明治应付下的话应该会节省一点时间......这么想着脚步一顿,转向了图书馆后的赛百味,选择性忽略了自己最近半个月都是在这里解决伙食的现状,转而认真思考了一下蜜汁芥末还是黄芥末酱以及要不要加酸黄瓜的问题。

十分钟后他拎着纸袋在图书馆后小广场旁边寻了张长椅坐下,低头无意间见路旁砖缝中生出几株鼠尾草,日光将花瓣染得蓝紫透彻,愈发显得明媚鲜丽。

 

真好看。

 

这么想着敬人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滑动解锁打开相机,镜头对准花朵按下快门。加了滤镜简单调色后将图片分享给了远在万里之外东京的某个line好友。

“在图书馆外看到了很漂亮的花。”

心情莫名好了起来,就连一边咬着三明治一边敲键盘这种事感觉上也没那么可恶了。情绪影响下工作效率得到了显著的提高,喝掉最后一口无糖可乐时,他已经基本补完了论文的整体内容,只差一段无关痛痒的总结了。

正当他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思考着今晚难得的空闲时间用来做什么时,搁在包里的手机响起了一阵轻快的弦音。

Line的视频请求,可是这个时间......算了下时差之后,敬人不悦地拧起了眉头。

 

果不其然,视频接通后看到对面那人明显苍白憔悴了许多的脸色,怒气值瞬时达到了顶峰。

“鬼龙,你最好对你这个时间没有上床睡觉而且还来找我视频聊天这件事作出合理的解释。”

“加班,这两天出图。刚看到了你发的照片,有些想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有些昏暗的灯光下红发男子不自然地笑了笑,背景里传来大绘图仪刺耳的切纸声,切下的图哗啦一声掉进仓内。

“不过看你的脸色似乎也不怎么好啊。这两天有好好吃饭休息吗?”

听了他的话敬人不由得一阵心虚,伸手捏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好像是比上次视频的时候稍微少了点肉......

“我这边还好不用担心。倒是你,不还在实习期吗?公司只有你一个人?”

“前两天刚做完一个大点的项目,参与的员工都给批了三天休假现在人有点不够...没事的,这些图不算多,我一个人也没问题。”

“闭嘴这些话跟你上司说去。原则上来说这么做违反劳动法吧?一般实习期又拿不到加班工资。”

 

说着刻薄的话,眼睛却好像快要哭出来了一样。鬼龙红郎想,莲巳肯定不知道自己这时候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有着扎人冷硬外壳的家伙心其实软的像棉花糖,真怕别人知道。

 

“这两天...其实一直很想见到你。”

 

能看见你的脸,听见你的声音的话,遭遇再大的困难都能撑下去。

这么说也许有点恶心了吧......在这世上能够赋予我勇气来面对一切想到想不到困难的,绝不会是你之外的任何一个人。

只不过有时候难免忍不住会想,如果你还在我身边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手机屏幕“啪嗒”一声黑了,过了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他听见了一声压得低低的泣音。

 

“大概,我也拥有着差不多的心情吧。”

 

积攒在心底的情感喷薄而出,泪水一滴一滴掉在键盘上。几秒种后敬人回过神来,抓过面巾纸在键盘上胡擦乱抹一阵,敲出了大串的乱码。

处理完电脑的状况方才想起两人尚处于视频通话中,尝试着轻唤对方几声,没有收到答复后疑惑地翻过手机来看,映入眼中的是趴在桌上沉沉睡去的身影。

 

对见到恋人这件事产生如此迫切的渴望的话,对于那个家伙而言,大概真的是在快要到极限的时候才会发生的事情了。

真是无可救药。

这样丝毫不顾及别人心情的家伙。也应该是从未考虑过“恋爱的相方怀抱着怎样的心情”这一类问题的吧......

 

打印机的声音停了,敬人接上耳机,将音量调到最大。恋人逐渐匀净的呼吸声,仿佛吹过山顶的风。

评论(2)
热度(26)

© 人间妆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