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未起看云卷君向何兮


不服憋着,有种爬过网线来打我♪

【百日红敬异地恋】Day2 两人份的失眠症

#原创妹子出没注意

#不知道该说比较沉重还是废话往死里多

#全文见tag逃避可耻且没用

Ready?Go!








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双手撑着流理台冰凉的台面,忽暗忽明的灯光映出一张年轻苍白的脸孔。镜片下眼眶周围积起了显而易见的阴影,清澈如新叶的眸子好似蒙上了一层薄雾变得晦暗不明。眼白中缕缕血丝清晰可辨。

镜前灯该修修了,莲巳敬人如是想。

 

大概是那件事情带给自己的后遗症。

两个月前与同班同学合作了某个项目的设计图,未曾想一转头同学却把他辛苦了近一个月的部分图纸署上自己的姓名一并卖了出去,被质问时还振振有词的声称他起的作用远没到共享署名权和收益的程度。意识到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之后敬人果断选择了甩手走人。一个星期后项目公司接到了指出原方案存在几处风险的修改版设计稿,学院也给予了盗用者严厉的处分。

直至许多年后那人还记得自己捏着书面处分决定像条落了水的败狗一样走出院长办公室的那个下午,斜倚在走廊对面墙上读着一份文件的年轻人微微一抬眼,视线清锐如雪映刀光。

他不由得打了个寒噤,这才想起对方与黑泽明电影中提刀杀人的亡命之徒来自同一个东方国度。

 

“莲巳老爷你这是被人欺负了么?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

“少废话鬼龙,你转正办好了吗?”

“......啊,可能还要点时间。”谈起这个话题,电波另一端的人笑得有些勉强。

“不行就等春招......不是我说你这找的什么垃圾公司啊。实习期快满了一点动静没有不说新员工待遇又差到离谱,虽然在业内也有点资历和声望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近几年的项目全都是在吃老本,估计没几年那点信用都该被从排行榜透支到黑名单了。更别说内部经营还有问题......”

“别说了莲巳。”至少目前没有更好的可以选。

“我有点累了,如果没别的事情的话,下次再聊吧。”说着鬼龙切断了视频聊天,将手机反扣在桌面上,关了灯走到客厅窗前拉开窗帘,点燃了一根烟。

也许是前段时间睡眠不足加昼夜颠倒所造成的影响,他已经有两个星期没能好好睡着觉了。

 

情况越来越糟糕。

先是上课时完全无法集中精力听讲,再到在作业文档中一不留神多出的长串不明字符。更严重的是两天前吃午饭时还半梦半醒的举起穿着一片香肠的叉子直直戳向自己的右眼——Nora是这么描述的,并且正是她第一时间拍掉了叉子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Where is your boyfriend?”五分钟后,褐发女孩端着餐盘一屁股坐到敬人对面的座位上,瞪大了一双蓝宝石眼看着他,“还是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最近也在面临着很严重的问题。”敬人斟酌了一下用词,“更何况这并不是多么严重的事情,并且就算告诉他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Keito,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发觉我最近在烦恼汉语里‘脑子进水’这个词的解释义的。还是说这是你们日本人的一种普遍特性...”

“换了你的话不会怕对方担心吗?”敬人打断了她,指尖按揉着太阳穴,一脸显而易见的不解,“如果在他遇到麻烦的时候还要让他因为我的事情分散精力影响情绪的话,作为恋人来说未免也太不称职了。”

“......所以说Keito你以为谈恋爱是做真菌培养么?换句话说就算你什么都不说如果相方真的很在意你的话也是会一有时间就想着你现在怎么样了的。毕竟离开家乡跑到万里之外的是你不是他。”

“更何况你失眠的这几天没有想着关于他的事情吗?觉得他可能遇到了什么麻烦的时候不会为此感到不安吗?哪怕只是毫无凭据的猜想?”

一针见血,正中红心。

“而且,更加令人感到不安的并非麻烦本身,而是随之产生的‘他有不好的事情在瞒着我’这样的认知吧?据我所知你们这种情况的话产生这样的想法还是蛮容易的。”

女孩托着腮,一脸认真地转着手里的叉子,莲巳敬人觉得膝盖有点痛。

“这句话只是单纯的猜想——你的恋人一定对你说过‘也要多依赖我一些’这样的话。”

当啷一声,叉子落地。

 

“睡了吗?”

Line聊天界面跳出气泡,鬼龙红郎想了想,关掉电视抱着枕头回到卧室床上。

“还没有,下课了吗?”

“今天没课。”说完对面丢来一个视频邀请,红郎有些迟疑。

“抱歉啊莲巳老爷,前两天手机摄像头坏了......”

“那就开语音通话。”几乎能从文字中感受到的语气和心情,前次不欢而散的愧疚顿时从心底漫了出来,连同难以言明的牵念。

 

“你那边天气怎么样?”

“傍晚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现在还没有停。”红郎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今天拿了伞。”

敬人窝在公寓的懒人沙发里,光点透过木头窗格外垂挂的蔓生枝叶细细碎碎洒下来落在白皙的掌心。风吹的叶影摇摇晃晃,颤下一片金箔跌在眉眼间,惊起一阵涟漪。

“哼哼...那真是遗憾了啊。我这里现在是晴天,坐在窗户前面看书的话,可能一不小心就会睡过去。”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

错觉似的,恋人原本干净的嗓音里含着微微的沙哑。

“等一下要出门去吗?”

“请容许我拒绝你的提议,鬼龙。这种天气出门决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相比之下我宁可去研究克苏鲁邪神的口感更接近于中华海草还是芥末章鱼。”

“不老爷我觉得这个会糟糕到难以想象的......切片生吃的话黏黏糊糊的不说味道还发苦。就像是以前校门外那家店的海胆刺身。”

“切成片放很多辣椒炒熟加水煮的话大概就会像你第一次做的苦胆没摘干净的水煮鱼那么糟糕了...当时我还怀疑我是不是买了一条旧日支配者回来。”

很想念你做的菜,敬人想了想,还是把这句话压在了舌尖没有说出来。

“话又说回来了为什么拉莱耶会在海底啊,想想就破坏食材风味......”

恋人软软的声音令红郎想起了收起利爪翻出白绒绒肚皮晒太阳的猫咪,不自觉地轻笑出声来。

“前两天妹妹在电视节目里看到了某种章鱼的做法,据她说做出来很美味。不过这家伙又把章鱼头丢掉了。”

“......虽然不清楚你的重点在妹妹还是章鱼上但我认同结衣酱的做法。以及现在你那边快十一点半了吧?还不打算去睡觉?”

“睡不着,而且想听听你的声音。”

“早告诉你不要总是熬夜加班,生物钟乱了的话整个人状态都会变得很糟糕。”莲巳敬人叹了口气,“虽然做这行在所难免,但再怎么说也注意一下自己吧?”

“那就念书给你听好啦,听着听着就会睡着了。”

 

 

“ My beloved spake, and said unto me, Rise up, my love, my one, and come away.

 

For, lo, the winter is past, the rain is over and gone.

 

The flowers appear on the earth; the time of the singing of birds is come, and the voice of the turtle is heard in our land;

 

The fig tree putteth forth her green figs, and the vines with the tender grape give a good smell. Arise, my love, my fair one, and come away.

 

O my dove, that art in the clefts of the rock, in the secret places of the stairs, let me see thy countenance, let me hear thy voice; for sweet is thy voice, and thy countenance is comely.

 

Take us the foxes, the little foxes, that spoil the vines: our vines have tender grapes. 

 

My beloved is mine, and I am his: he feedeth among the lilies.

 

Until the day break, and the shadows flee away, turn, my beloved, and be thou like a roe or a young hart upon the mountains of Bether.

”*1

 

黑皮封面烫金的厚重书籍翻过一页,眼眶突然酸涩难耐。

 

“......Set me as a seal upon thine heart, as a seal upon thine arm: for love is strong as death; jealousy is cruel as the grave: the coals thereof are coals of fire, which hath a most vehement flame.

 

Many waters cann't quench love, neither can the floods drown it: if a man would give all the substance of his house for love, it would utterly be contemned.......  ”*2

 

 

“......Make haste, my beloved, and be thou like to a roe or to a young hart upon the mountains of spices.”*3

 

书脊同老旧木地板碰撞出沉闷的回响,念书的人微微歪着头,一滴泪水自形状秀美的眼角滑落。

 

 

“谢谢你Nora,但是我们的现状,早已不是坦率与否所能够彻底改变的了。”

 

—TBC—

 

 

部分对话来自于和可爱的小姐姐的聊天记录

相信我我真的已经很努力地把它写的不那么只有傻白没有甜了......

以及我特么为啥又要给自己挖坑......

译文:

*1:我良人对我说,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  
因为冬天已往。雨水止住过去了。  
地上百花开放。百鸟鸣叫的时候(或作修理葡萄树的时候)已经来到,斑鸠的声音在我们境内也听见了。  
无花果树的果子渐渐成熟,葡萄树开花放香。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  
我的鸽子阿,你在磐石穴中,在陡岩的隐秘处。求你容我得见你的面貌,得听你的声音。因为你的声音柔和,你的面貌秀美。   
要给我们擒拿狐狸,就是毁坏葡萄园的小狐狸。因为我们的葡萄正在开花。  
良人属我,我也属他。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  
我的良人哪,求你等到天起凉风,日影飞去的时候,你要转回,好像羚羊,或像小鹿在比特山上。 

 

*2:求你将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记,带在你臂上如戳记。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嫉恨如阴间之残忍。所发的电光,是火焰的电光,是耶和华的烈焰。   
爱情众水不能熄灭,大水也不能淹没。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 

 

*3:我的良人哪,求你快来。如羚羊或小鹿在香草山上。 

 

(节选自《雅歌》第三章与第八章)

评论(1)
热度(15)

© 西北有高楼 | Powered by LOFTER